主页 > 英美散文 >中国时报社论从无法可管到依法制裁之间 >
中国时报社论从无法可管到依法制裁之间
2020-04-27

  中国时报社论:对于媒体而言,要呼吁政府使用法律制裁另一个媒体不许散布某种资讯,毋宁是件极不得已而又沉痛的事。这几天,由于壹传媒连日以来与中华电信合作试播动画新闻以虚拟手法呈现猥亵或暴力的播报情节,普遍引起公民团体以及学生家长与教师们的关切,政府单位先是纷纷表示无法可管,接着又改口要依法给予制裁;究竟该怎幺适切的处理此一问题,确实值得讨论。 

  用虚拟的动画报新闻,加入许多凭藉想像模拟演示的材料内容,称之为报导新闻,或许不如称之为戏剧或卡通来得传神,报导失真是个新闻伦理问题,用虚构耸动的画面诉诸感官刺激,则是另一个新闻伦理问题。由于电视、网路、手机画面讯息的界限愈益模糊,动画新闻不但可以深入家庭,也更朝向个人传输模式发展,极可能直接由儿童少年接收。同时,图画资讯也比文字资讯更容易由儿童少年所读取领会而发生种种心理、生理或观念上的影响,自由开放社会固以资讯传递自由最为可贵,成年人也享有选择接收资讯的自由,然而媒体对于青少年儿童健全身心发展的保护,有其应予遵守的尺度範围,既是媒体自律的规範标準,也可经由国家公权力的执行以确保其不遭逾越,易为儿童少年接收而内容明显不宜儿童少年的动画新闻,不会因为称为「新闻」即可不受儿童少年福利法律的适用。法律为了保障青少年儿童而为资讯传播的必要限制,司法院大法官曾经解释,可以通过宪法的检验。 

  当媒体传播逾越了保护儿少福利的法令规章时,在自由开放社会中可能面临诸种形式的谴责与制裁。首先应该是媒体工作人员的自我批判与检讨,壹传媒的从业人员应被期待要有自发性的良心道德勇气,一旦发现过错,就该主动在工作上拒绝内部的不当指令继续从事违反新闻伦理的传播模式,媒体同业以及新闻伦理的自律团体也应当迅速发挥媒体自律的功能,坦率而不隐讳地鸣鼓攻错,提出指正与批评,藉之树立媒体同业可以共信共守的专业伦理法则。这正是今天我们在此严肃评论其事的真正用意所在。位置独特的中华电信公司做为媒体传播的载具平台,也不能说毫无传播社会成员的守望道德责任。 

  除媒体同业的口诛笔伐外,阅听大众的公民团体及时的声讨与谴责,也是制裁违反媒体伦理媒体的利器。以类同社会运动方式向相关媒体作出强烈态度表达,是最直接形式,形成社会共识自发地拒绝阅听,或许通过教育机构与家长意见领袖有意识的排拒购买,为下一代善尽教养把关的责任,则也必是有效的途径。针对壹传媒动画新闻的传播行为,连日以来儿少福利公民团体给予态度明确的强烈批判,希望能够发挥具体作用,促使壹传媒幡然改悟。 

  此次壹传媒触犯媒体伦理,引起儿少福利重大负面影响之高度顾虑,同时受到批评的是政府各主管机关的态度。从中央的通传会到地方的市政府,在问题出现时,并未警觉到动画新闻可能伤害青少年身心健康的问题,在媒体询问的时候,竟然先是以无法可管作为回答,对于各种现行法令事实上确有不少可以适用于本案的制裁性规定,在受到舆论指正与质疑之后,政府各部门旋即改口,纷纷承认并非处于无法可用的状态。从罚锾、勒令歇业到执照管制,甚至跨国调查,都有可以执行的因应措施存在,露馅的竟然是官僚态度。传播媒体的主管部门平日对于许多未必应该插手过问的事项,有时只是凭着主观的意志不惜运用公权力大动干戈,对于明显具有负面社会影响的重大媒体伦理事件,却是以颟顸怠惰的不闻不问示人,当然会令整体社会感到失望。其实,媒体违反传播伦理问题的处理,应该优先发动媒体内部自律,媒体同业自律,社会公众公民团体监督等等,政府动用公权力的制裁,本是最后的手段,不到必要,为了尊重资讯自由,原也不该轻用。 

  无论如何,这次动新闻事件,主要是先由媒体同业以及公民团体联手为媒体伦理发挥守望相助,在政府公权力介入前力挽狂澜,可谓是发挥社会舆论力量的绝佳範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