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英美散文 >中国时报社论从资金流动大潮看大陆想台湾 >
中国时报社论从资金流动大潮看大陆想台湾
2020-04-27
中国时报16日社论--从资金流动大潮看大陆想台湾,全文如下:
 
 中国大陆为深化金融市场发展并与国际接轨,持续推动一系列的金融及资本市场改革措施。改革重点置于金融体系开放、法规制度鬆绑及商品业务创新,2005年实施人民币汇率制度改革及股权分置改革、2006年全面开放外资金融机构准入、设立据点或参股陆资银行、2009年开启人民币国际化进程、2013年启动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2014年开通沪港通,改革成效具体可见。

 近年来,中国大陆四大国有商业银行的资本实力、经营绩效及获利能力,长期占据全球银行排名前十名。2008年金融海啸造成欧美金融体系巨幅震荡、金融机构亏损连连,大陆银行获利仍旧相当可观。人民币国际化的推动,更让大陆在国际政经环境的角力中,取得领先优势,同时也威胁到美国国际霸主地位。

 随着人民币在国际上被广泛地使用与交易,人民币是否纳入IMF的特别提款权,成为继美元、欧元、英镑及日圆后的计价标準篮成员,成为国际热议焦点。欧盟国家普遍认为中国大陆在货币及金融市场改革方面具有长足进步,人民币已符合可自由使用与兑换的标準。然而,在IMF具有重大决议主导权的美国,仍不同意让人民币纳入SDR的计价标準篮。

 暂且不论IMF理事会年终决定为何,中国大陆持续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努力,已让世界看到其决心,更使其成功争取到国际话语权。此一举动也对近期中国大陆资本市场发展提供一股助力。因为一旦人民币成为SDR计价货币,全球各国货币当局就必须调整外汇储备的资产配置,购入人民币计价资产如股票及债券等。在预期心理发酵下,外部资金也将加快流入,提供大陆资本市场源源不绝的流动性。

 中国大陆资本市场的改革已引起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公司注意,有意将大陆A股指数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并同时在官网公布具体办法及路线图的谘询程序。目前MSCI指数是全球被动型基金最为依赖的参考指数,也是国际法人资金流向的指标。其中,约有1.5兆美元资金在追蹤MSCI新兴市场指数,依此粗估,未来将有约1320亿美元的潜在资金可能流入大陆,几乎是当前大陆外汇局累计审批QFII额度721亿美元的两倍。部位之大着实惊人,更不用说由此衍生的大陆A股相关MSCI指数,也将持续吸引资金投入。

 看着大陆资本市场的蓬勃发展,再回头看看台湾资本市场的窘境,可谓天差地远。台股除成交量能长期低迷不振外,在MSCI新兴市场指数的权重,已连续7季遭到调降,最新一季的降幅更是远超预期,资金出走疑虑大幅攀升。特别是在冲关万点之际,成交量能竟再度萎缩到800亿左右,这是很大的警讯。量价背离就如同虚胖的经济体质没有实质面支撑,容易引发崩盘危机。更遑论一旦大陆A股被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势必会对台股形成权重排挤效应,加速资金外流。近期台股权重频遭调降,或许就是在提前反应陆股的崛起。短期整体资金水位不变下,一边翘起,一边自然就落下。

 面对不利的资金流动趋势,金管会曾铭宗主委上任后积极改善,提出多项刺激股市方案,打算从交易面、发行面以及成本面等三大面向切入,解决台股成交量能低迷不振的问题,但成效却未见显现。究其原因,没有对症下药是主要原因。就如同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缓不济急。更甭提其他部门相互掣肘,如财政部为追求财政健全、扩大税基,选择拿股市投资人开刀,除复徵证所税外,更实施股利扣抵税额减半以及股利所得纳入二代健保补充保费等,导致股市大户及散户不愿进场,甚至形成庞大弃权卖压。

 台湾在金融政策的施行上,长期存在多头马车、各行其是的情形,严重者还会相互掣肘,抵销政策的效益。上述资本市场发展,金管会与财政部的迥异立场,就是例证。加上近年来民意倾向、民进党理念及立法院在对外开放与自由化问题上的保守倾向,中国大陆却是以领导人的意志为依归,一条鞭式地从上而下彻底执行金融改革。人治色彩重于法治,政策施行相对较有效率,也较无多头马车之情形,金融改革因而成功。

 两岸金融市场发展,各有先后。台湾接受市场经济洗礼时间约是大陆两倍,金融市场自由化及国际化遥遥领先大陆,但并不足以沾沾自喜。因为大陆金融市场发展,在历任主政者的积极做为下,正急起直追,未来势将迎向更进一步的市场化、自由化及国际化。面对这样的态势,国内却还陷在蓝绿内斗的泥淖,频频将两岸金融合作、共创商机的机会拒于门外,台湾前景令人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