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英美散文 >中国时报社论以万全準备迎接新流感挑战 >
中国时报社论以万全準备迎接新流感挑战
2020-04-27
中国时报30日社论指出,二○○九年四月,这个世界刚刚开始要从金融海啸的肆虐中回神过来、準备迎接美国总统欧巴马的信心喊话:「景气已看到复甦的契机。」没想到新风暴又成形,世界卫生组织已将因H1N1病毒感染所造成的「新型流感」升级为第四级警戒,并且随时可能上修为大量流行的第五级警戒。包括台湾在内,各国已纷纷投入防疫工作,以免二○○三年SARS恐慌与伤害再现。 

 与此同时,台湾接获一桩好消息。叩关十二年后,台湾终于在今年以「中华台北」名义的观察员身分,参加五月十八日举行的「世界卫生大会」。或许对某些想比照世界贸易组织「台澎金马关税领域」会籍名称的人来说,WHA观察员「中华台北」这个名称不尽如人意,但是这毕竟是台湾重返国际社会所跨出的重要一步;特别是在这次新型流感可能引爆国际流行的隐忧之际,台湾此时获邀与会,不但有机会加入国际公卫对话,参与世界卫生组织主导的跨国医卫合作计画,台湾更能在肠病毒、流感疫情监控等公共卫生及疾病预防上,提供宝贵的经验,因此参与WHA堪称近年来台湾的一项重要突破。 

 能够参与国际组织是一回事,但防疫抗灾的努力更不可掉以轻心。这次从美墨边境一家猪只养殖场里的四岁小男童生病所引发的新流感,彷彿出于一个看似轻微的偶然,一如二○○三年的SARS。二○○三年二月二十六日,越南河内一位美商发病送至香港就医后,不幸死亡,揭开了SARS这个被称为是二十一世纪人类第一场流行瘟疫的序幕;之后香港、中国大陆、越南等亚洲国家纷纷传出了SARS病例。 

 记得当时三月间发现第一个SARS病例,起初卫生主管机关还认为疫情在控制中;四月就爆发和平医院集体感染,病患、看护工、医护人员先后发病,这个台湾第一次发生的SARS集体感染,让台湾进入了集体恐慌,社会气氛大乱。政府宣布将SARS列入为第四类法定传染病,并创下自一九四九年以来,首度封院、封街封楼、院外发烧筛检的景况;中央和台北市的卫生首长双双下台。当时主动进入已遭封院的和平医院指挥大局「抗煞英雄」就是今天的卫生署长叶金川。 

 SARS让很多人深刻体认到着名的社会学家贝克所一再提醒的「风险社会」特质:社会看似以「个人」为单位,但现代风险却已展现出一种全球在地化的趋势,个别行为具有集体的影响力。很多人相信,SARS疫情之所以会一发不可拾,原因之一是中国大陆一开始隐瞒疫情;对交流频繁的国际社会而言,公卫是「一个都不能少」风险连动课题,任何一个国家、地区的疏忽,都可能造成难以估计的不幸后果;而在台湾,SARS的筛检与隔离措施,也引发了公共伦理议题的高度讨论,例如,某位被居家隔离的高中生跑去补习,造成防疫漏洞,引发各界责难,认为这名高中生「完全没有公共道德意识」;此外,当时和平医院有医护人员不愿意返回医院工作,进行抗争,时任台北市长的马英九特别说了重话,强调抗煞视同作战,医护人员如有抗争,即视同敌前抗命,将依《传染病防治法》惩处,并追究行政责任。 

 在SARS流行期间,在有关集体风险中个人的道德伦理与医疗专业等议题上,台湾上了宝贵的一课,也建立了抗煞的SOP,SARS病例在台湾出现的三个半月后,WHO宣布台湾从SARS感染区除名。在此期间,台湾共有六六四个病例,其中七十三人死亡;居家隔离者共有十一万人左右,由疫区返台者的发病率为○○三%,接触者则有○一二%发病;SARS在台湾可以说是一种获病比例低,但是死亡风险高的疾病。 

 那段期间,台湾也曾申请成为WHA观察员未成。六年后,新型流感已在九国家造成一六○例死亡,亚洲也已在韩国出现第一起确定病例,是否会进一步造成全球大流行,世人极为忧虑;除了公共卫生安全的问题之外,从SARS的经验看来,疫情还会造成经济损害,以台湾为例,学者研究,SARS期间,台湾的消费减少了二百余亿元,不计抗煞经费,财务损失约为一六○亿元,新型流感是否会对尚未恢复元气的经济造成新的打击,同样令人关切。总之,无论是疫情本身或者经济、社会层面,各国必须通力合作才有可能度过这场猛烈的疫情危机。一如SARS期间,美国卫生部长汤普森强调的:疫情让世人警惕到,公共卫生是没有国界的,也是非政治性的,若没有全球公共卫生合作的机制,就无法控制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