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英美散文 >中国时报社论以提高基本工资带动薪资成长 >
中国时报社论以提高基本工资带动薪资成长
2020-04-27
中国时报24日社论全文如下: 

 台湾薪资水準太低,多年来未见成长,扣除物价上涨后所剩无几,民间消费日趋保守,薪资问题俨然是当前闷经济最关键的一环。据报导,去年一至十一月工业及服务业受僱员工实质薪资平均为44700元,尚不及15年前的44900元,主要是因为与1998年相较,消费者物价指数增加了16%,高于15.5%的薪资成长,实质薪资反较15年前减少。

 若将实质薪资分工业、服务业两部门来看,我国实质薪资成长停滞的现象在工业部门是从2007年、服务业是从2001年就开始出现,比如说,2007年台湾工业部门平均实质薪资为45500元,2012年反降至43400元。即使扣除最容易受外在条件变动影响的津贴、加给、奖金等非经常性薪资,只观察实质经常性薪资的情形也差不多,近年来都呈现停滞、甚至衰退的态势。

 经常性薪资不增反减,并不是因为经济情势不佳、企业获利减少所致。儘管昔年动辄二位数的高成长荣景不再,金融海啸余波荡漾,但是近5年来台湾经济成长率平均也有3.3%,10年平均为4%;另一方面,台湾的劳动生产力逐年上升的脚步并未停顿,自1980年代以来始终直线攀升,近10年全体产业劳动生产力指数从2003年87.9增加至2008年的105.8,2012年则是119.27。10年间平均成长率高达3.5%,5年平均则是2.5%。

 劳动生产力上升但薪资不升,导致企业的单位产出劳动成本自1999年开始逐年下降。代表了在生产一单位商品或服务时,劳动报酬占生产总额的比例减少,企业的劳动成本负担越来越轻。分部门来看,以工业部门的降幅最为明显,指数从2003年的109.3及2007年的95.6,减至2012年的80.7,10年间减少了2成6。

 表现在总体经济方面,如同先前社论说过,受僱人员报酬占GDP比率势必减少。GDP是受僱人员报酬、间接税净额、固定资本消耗、营业盈余的加总;我国企业营业盈余占GDP比,和薪资占GDP比相反,长期呈现上升的趋势。1980、90年代该比例多在3成左右,1996年以后企业盈余占GDP比开始连年增加,到了2003、2004年已经超过3成5,自2007年开始在32.5%至35.5%之间波动,2011年一度又超过3成5,据最新一期资料,2012年营业盈余占GDP比率为3成3。

 企业盈余占GDP比上升,实质GDP近年平均有3.3%的成长,表示台湾企业经营表现相当亮眼,利润满满。另一方面,也代表了儘管公司从员工生产力提升上得到了好处,但公司将成长的果实分享给员工的程度不够,导致实质薪资倒退。如此一来,受薪阶级对经济成长无感、甚至反感,也加剧了社会上劳资双方的对立。

 政府最近大幅度组织再造,劳动部的成立彰示了政府对广大受薪阶级的重视。趁着新部门新气象,我们建议劳动部应该尽快为所当为,推动制定「十年基本薪资调整计画」。

 可以考虑将过去5年的劳动生产力平均成长率,也就是2.5%,作为未来10年实质薪资调涨的目标。如此一来薪资与生产力可以同步成长,劳动者工作表现的精进才能适切地反应在应得报酬上,长期下来我国所得分配就可以趋向平均。

 这样的机制不会让企业利润下降;劳工取得其生产力上升而增加的部分,不会侵蚀盈余,只会让企业盈余的成长减缓。对企业而言,也可能有益处:以生产力提升作为加薪的理由,将提供员工进一步提升自身生产力的诱因,未来企业经营将可能因此更有效率,对任何希望以永续经营为目标的公司均有利。

 在总体方面,薪水的调升更可带动国内消费,进而增加各业收益,使台湾早日掀开闷经济的锅盖,迈向成长与均富并进的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