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英美散文 >中国时报社论伊朗核解露曙光 中东和平有望 >
中国时报社论伊朗核解露曙光 中东和平有望
2020-04-27
中国时报27日社论--伊朗核解露曙光 中东和平有望,全文如下:

 紧绷已久的中东局势,近来突然拨云见日,继叙利亚当局同意销毁化武后,伊朗也愿意缩减核子活动以鬆绑国际制裁。虽然后续的执行仍然有待落实与检验,但美、伊等相关国家能够及时掌握契机,果决达成重大协议,已经为和平化解中东僵局打开了一扇机会之窗。

 长期以来,伊朗的核子发展一直是西方国家及以色列的关注焦点,儘管伊朗坚称自己是反核武扩散签约国,提炼浓缩铀只是为了核电,绝不会製造核武,但由于伊朗强烈仇视美、以和西方,以色列高度恐惧未来将遭到伊朗核弹灭国,因此不断要求美国率国际社会压制伊朗的核子能力,甚至不排除自行攻击伊朗核设施,伊朗的核问题因而成为引爆中东局势的一大变数。

 过去为化解伊朗研发核武危机,断续进行了8年谈判,不过进度始终卡卡。但自从温和派的鲁哈尼当选总统后,伊朗的政策路线已出现改变,至少内部温和派有机会作出新的尝试,而美国也愿意对伊朗温和派作出鼓励。

 今年3月以来,在美国总统欧巴马亲自批准下,副国务卿伯恩斯等人与伊朗人员祕密会谈至少5次,在显然达成共识后,伊核问题峰迴路转,伊朗与联合国5个常任理事国美、中、英、法、俄罗斯以及德国,24日在瑞士达成为期6个月的首阶段协议,伊朗不但同意缩减并中止若干核子活动,更允许国际原能总署核检人员每日访视其铀浓缩厂,查看监测录影带,以交换列强宽免总值近70亿美元的国际制裁。

 欧巴马上任以来政绩有限,健保改革方案梦想虽大,却引发尖锐争议,若能在外交上有所建树,施政成绩单好歹看得过去。由于美国经济低迷,不堪也不耐海外战事,欧巴马把从伊拉克、阿富汗撤军列为重大政绩并且也已兑现,现在如果在化解叙利亚化武危机后进一步化解伊朗的核武危机,当然是重大外交成功。

 并不意外地,以色列对此大为光火,痛批这项协议是「历史性的错误」。总理纳坦雅胡还强调,以国不受协议约束,为防阻伊朗研製核武,以方保有自卫选项。数千年来战战兢兢活在灭亡威胁中的以色列,根本无法信任伊朗的承诺,也认为遭到美国的背叛。

 欧巴马因此亲自打电话安抚纳坦雅胡,重申美国对以色列的承诺,但英国外相赫格也警告,不容许与伊朗的协议遭到破坏。在伊朗与「5常加1」的协议中,国际社会力图化解伊朗这个变数,显然已经成为思考主轴,近年来坚持强硬路线的以色列,有点被挤到一边了。

 不过,伊朗之前的谈判纠缠了8年,这次究竟能否落实承诺,顺利完成第一阶段减核协议,为将来进一步的长期协议铺路,最终促成伊朗签署不发展核子武器的协定,仍然有待观察。如果伊朗只是虚晃一招,西方国家随时可以重启制裁,事情回到原点,而欧巴马也要承担失败的政治责任,以及国内支持以色列势力的反扑。

 不过鲁哈尼愿意走上协商之路,也自有其盘算,最重要的是解除国际制裁取回被冻结的资金。虽然核子研发进程会被耽搁,但伊朗其实已经取得足够的技术,缩减核子活动未必会造成扭转性的影响。

 除了以色列,向来与美国友好的沙乌地阿拉伯也相当反弹,因为伊朗是回教什叶派领袖,敌对的逊尼派领导国沙乌地阿拉伯,自然不希望看到伊朗势力成长,因此对美国开始与伊朗和解十分不满,甚至拒绝出任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不过到目前为止,沙国表面上没有直接开炮,应该是在观察后续发展。

 在剑拔弩张的对峙时,强硬容易和解难,但前车之鉴告诉我们,开战并不能真正解决中东问题,往往只是让已经複杂的问题迈入一个更困难而漫长的阶段,并且在过程中折损大量的生命与资源。美国与伊朗愿意在长年敌对后,一起给和解与和平一个机会,是难得的正面发展。国际社会除了审慎观察未来的执行,也期待伊朗核武危机能够逐步解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