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英美散文 >中国时报社论修宪不能跟着政党短线利益走 >
中国时报社论修宪不能跟着政党短线利益走
2020-04-27
中国时报27日社论--修宪不能跟着政党短线利益走,全文如下:

 立法院中又在讨论修宪问题。朝野政党看法较为接近的一项修宪议题,是将行使投票权的年龄自20岁调降为18岁。国民党同时主张,应将不在籍投票的制度一併写入《宪法》,则是遭到民进党的反对。国民党提议修宪恢复立法院的阁揆同意权,民进党也不赞成。

 民进党主席、也是总统参选人蔡英文表示,修宪是要解决国家运作的问题,不是满足政党利益,任何政党都不该以包裹处理的方式,相互绑架个别修宪主张。蔡也主张本阶段修宪,最重要的意义在于扩大人民政治参与;在这次修宪提案中,18岁公民权与20岁被选举权是要赋予更多人民参政权,降低政党不分区门槛是要扩大国会的民意代表性,降低修宪门槛则是要赋予人民修宪提案权,这都是要彰显人民才是民主政治的核心;以更多的政治参与,使得台湾的民主更为健全茁壮。

 蔡主席一席话相当漂亮,就修宪应有的周延理性思考,确实有讨论商量的必要。对任何民主国家而言,修宪都是国家大事,应该尽量从事社会多元观点的广泛讨论,求取最大的社会共识,既不能只是一党一派的主张,也不该从事利益交换。蔡主席指责国民党从事政治交换的方法不当,义正词严,很有道理。但是严厉指责的背后,也透露出另外一种讯息供人思考,此中究竟是修宪讨论的开诚布公,还是政党选举的政治利益算计更多一些?

 正因为修宪是要求取社会共识而不能只是一党一派的政治利益,讨论修宪的过程中,尤其需要更大的耐性从事政治说服,不需要的则是政治指责。其实,大型政治选举期间,向来都是政党相互指责最烈以求取选举政治利益的时刻,最不利于从事需要高度政党共识才能成就善果的修宪讨论。稍有政治常识者都会知道,在大选期间讨论修宪是缘木求鱼,一事无成的可能性极高;偏偏台湾的政党或政治人物,总是偏好在选举期间提出修宪主张。

 在修宪讨论之中,诚心相互让步的情形少,一言不合就从事政治指责的机会多,一旦公开严词批判谴责,恐怕只会增加修宪的困难。政党在选举期间提出修宪议题,其实此中获致修宪圆满成功的理性祈愿少,政治造势以攫取选举竞争利益的企图多。政党在修宪议题上公然相互倾轧,哪里是真的想修宪?不外就是要在选举中,取得更多证明对手是民主政治劣等生的相骂本罢了。

 调降投票年龄说是有扩大政治参与的效益,固然不错,那何以成就不在籍投票就不是扩大政治参与呢?两个政党在修宪议题的选择上,谁没有争取选票利益的算计呢?指责对手修宪诚意不足,大哥就不必取笑二哥了吧!

 其实调降投票年龄成18岁,真的是社会共识而不只是政治党派的片面主张吗?已有民意调查显示,社会上不赞成调降的民意比率高于赞成者,台湾从事民调的单位相当多,不妨各家都做一做民调,公布看看这个主张是不是属于已有高度社会共识的议题。

 修宪是国家大事,立法院提出修宪提案,应该周延思考,不宜只从一点切入,修到哪算到哪。在台湾,20岁是成年年龄,成年的公民取得投票权,道理很清楚。若要调降投票年龄到18岁,成年年龄是否也要一併修改《民法》加以调整,立法院可以完全不加思考、不予讨论吗?18岁是未成年人,《民法》上称为限制行为能力人,签订契约尚且需要法定代理人同意,成为可以投票的公民,不需要一些解释吗?

 如果此事两不相干,那投票年龄为何不调降到17岁、16岁或是15岁?如果立法院是要先修宪再修《民法》,应不应该一併讨论并提出如此行事的理由?包括为什幺应该为了扩大政治参与而下修成年年龄,或是为什幺不能先修《民法》再修宪,或是修宪不成时《民法》上的成年年龄还修不修等等道理在内。这些道理连提都不提,算是周延的修宪思考吗?恐怕听听就好吧!

 至于二阶段修宪的主张,那就更是听听就好了。说是修宪门槛过高,门槛设得高,不是上次修宪时,各政党同意为了防止一党修宪,避免修宪过于草率频繁的共识产物吗?怎幺又昨非而今是了呢?以选民的半数做为修宪的门槛,真的过高吗?如此主张是为了修宪而修宪吗?为了修宪而修宪,真正的目的又何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