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优质内容 >中国时报社论人民将检验马总统「环保优先」的承诺 >
中国时报社论人民将检验马总统「环保优先」的承诺
2020-04-27
如果,我们的官员不那幺麻木,应可感受到近来一股来自草根的环保力量,正逐渐汇集点燃,冲撞着「开发挂帅」的政策;我们必须特别提醒的是:如果政府忽视了社会环境的变化,嘴巴说「环保经济并重」,实际执行则是「只有发展,没有环保」的政策,这股社会力量必将反扑,可能让执政者与社会都付出惨痛代价。 

   近一、两月以来,环保与发展碰撞的事件,超过之前数年的总和。大埔农地案引来农民与环保团体夜宿凯道,也许,政府认为夜宿凯道人数不过是二千多人;但别忘了,网路上发出的支持声音是数百万人。接着中科四期徵收土地发生的彰化二林相思寮农民抗争,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也在日前裁定中科第四期彰化二林园区开发案暂停执行,行政院因而释出可能退让的讯息了。 

   再来是国光石化与白海豚案,除超过千名学者联署反对国光石化案外,也有十八位中研院院士联署反对。保育人士发起的「守护白海豚认股活动」已完成,正式向政府递交信託申请。金额不多,只有二.二亿元,任何一个财团都可轻易拿出这笔钱。但,别忘了,这笔钱是升斗小民一元一元累积出来。参与认股的近五万人,其实不拥有任何实质利益,这股来自基层草根的声音,政府听见吗?是白海豚该转弯、还是政府强推国光石化政策该转弯? 

   其它如淡水河快速道路、东北角开发计划等,都明显与保育冲突,各地方保育团体与草根组织,加上学者专家,已不断在串连、準备抗争。政府,有知觉吗? 

   经济发展与环保,的确存在着本质、或是说宿命的冲突拉锯。经济发展的确重要,特别是已融入全球资本主义体系后,追求经济成长,是民众愿望,也有助于提升国民生活品质。不过,追求的方式却不是不惜代价、不择手段的追求;而且,因应不同经济发展时期,亦有不同需求。 

   在资本的原始累积阶段,出卖天然资源、牺牲保育、甚至牺牲劳工权益,是许多经济体曾採取的手段,也许,也是不得不然的作法。但,过了此阶段,经济逐渐成长、国民生活品质逐步提升后─用白话文讲,就是人民不但已可温饱,更进入小康之后,社会即会开始追求其它价值,如环境保育、劳工权益、休闲娱乐带来的生活品质提升。 

   以此标準看最近几个争议案件,国光石化的经济效益的确不容否认,但其对环境与社会负面影响更须重视。当我们已有一个数百只烟囟、近二千个被地方称为「未爆弹」的油库落脚云林时,还需要在彰化複製这个景观吗?不谈学者与开发单位间出入极大的评估报告,单看六轻爆炸案后对整个地方影响,就该思考国光石化的经济效益,是否能抵得过其负面冲击。或许,发展派者认为台湾石化九成出口,极度有竞争力,一定要发展;但换个角度看,正是有许多「外部性」未能内化为生产成本,石化原料才能便宜出口,在国际上「极度有竞争力」。这种作法,是把汙染留给乡亲,利益留给厂商,然后让外国人享有便宜低廉的石化原料。值得吗?这是我们要的经济产业模式? 

   对科学园区的徵地争议,我们固然承认科技产业对台湾的重要,但也必须指出,在许多工业区使用率仍不高情况下,政府动辄徵收数百、上千公顷土地,加上手法粗糙,实在缺乏正当性。再如东北角开发计划,将破坏如田寮洋等珍贵的农地及过境鸟栖息地,换来的是几家财团入驻的五星级旅馆,那些一辈子着根在农地的农民,又将何所归依?要发展东北角观光、提振地方经济,绝对不是只有这种大规模破坏性的开发才能达成。 

   如果,连平均每人GNP在二千美元左右的大陆,都开始注重保育,提升环保标準;平均每人GNP已达一万八千美元的台湾,当然更该过了「只顾发展,不管环保」的阶段。在此起彼落的环保与发展撞击后,马总统说出如果拚经济拚到伤害环境,应以环境保护为优先。对马总统这番话,我们深表赞同与佩服;同时,更希望马总统的这句「环保优先」的承诺,能落实在施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