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优质内容 >中国时报社论人民观审制 须让观审员从头看到尾 >
中国时报社论人民观审制 须让观审员从头看到尾
2020-04-27
中国时报9日社论「人民观审制 须让观审员从头看到尾」,摘要如下:

 司法院持续推动人民观审制度之研究与建制,事关社会关心的司法改革,引起舆情注意,也引发参与研讨的学者批评,司法院方面颇感委屈,于本报撰文回应,说明观审制度尚在设计之中,并未定案,但是民调显示,即使人民观审只能观察讨论但不能与法官一起表决,也得到多数民意的支持。担心法律素养有限的观审员有了审判表决权,可能影响审判品质,则是反对的主要理由。人民观审的构想尚在设计阶段,竟然出现争论,值得釐清此中观念的参差。 

 持反对论者的主要质疑,或许在于并不认为人民观审制是司法改革的特效药,对司法院任何欲将人民观审当做司法改革的重头戏码,极不以为然。司法院方面的委屈,则似乎是看不出只在研议阶段就要遭到如此严厉批评的理由,司法院也并未表示人民观审就是司法改革的全部。 

   从担心司法改革缺乏进度者来看,设计人民观审并不足以力挽司法沉疴,如果司法改革百废待举,把力气花在人民观审,那是用错了地方。现在司法亟待改革的是司法的效率与审判的品质。人民观审如果对于这两件事没有帮助,又何必大张旗鼓地加以推动。 

   我们的看法,则是提醒司法院兼从司法效率与审判品质的角度,思考人民观审制度应有的面貌。司法效率与审判品质所以普遍不令人民满意,共同的原因可能来自于现行的诉讼制度,採取两个事实审的审级制度。且不说两级事实审的刑事审判,在有些国家根本认为是形成双重程序不利益的违宪制度。用时序在后的二审去确定时序在前的一审所认定的事实,既不科学,也会使得判决反覆成为常态,再加上三审以发回更审为主,诉讼上形成来回在事实认定上犹疑不决而争执不休,既不符合效率,长期莫衷一是的裁判,先天上就会使人怀疑裁判的品质。改採一级事实审、一级法律审,用一次坚实的事实审来提昇审判的效率与品质,才该是同时解决效率与品质问题的关键手段。 

   不妨就用拟议中的人民观审来凸显一下此中的道理。试问一下,人民观审是要观几审?只观一审,不观上诉审吗?当无人民观审的上诉审推翻了有人民观审的下级审判决时,人民观审的意义又在哪里呢?人民观审是只观上诉审,不观初级审吗?不知道下级审判决的经过,直接从上诉审观审,观审的人民真的看得懂吗?不观则可知前面的观审都已失去了作用,要观审,人民观得下去吗?人民观审难道不该让观审员必须从头观审到终局审判确定吗?从现在的审级制度,人民观审能够有从头看到尾,可能要看三、五、七审,十年廿年审判程序的耐心吗?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幺不难想见真正浮出来的问题了。人民观审尚且不耐观而不决的歹戏拖棚,何况是亲身参与其中,利害攸关却又折腾不已的诉讼当事人? 

   人民观审制度的讨论,绝非没有价值的讨论。我们认为,要让人民观审,必须要让同样的观审员从一个案子的源头开始,一路看到案子审判终局确定,知道答案,才能真正看到诉讼的真相,感受到诉讼程序的艰辛与公平正义的来之不易。人民观审的目的,原是要让人民走入法院,亲身了解司法追求正义的过程,那就必须从头到尾,全程观察,才能真正达到发现司法真实景观的目的。 

   一个严肃而认真的建议是,请司法院站在要让人民观审一案从头看到尾的前提上设计观审制,想像一下,跟着当事人一起亲身体验诉讼过程的观审员,会看到什幺,会有多幺厌烦,会不会看不下去。不妨这样想,如果全程的观审有困难,发生困难之处,就是司法改革应着力的地方。如果人民看到事实审总是要重新来过,会看不下去,那幺改革二级事实审的诉讼制度,正是司法改革的当务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