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优质内容 >中国时报社论从兰屿困境看离岛发展的迷思 >
中国时报社论从兰屿困境看离岛发展的迷思
2020-04-27
中国时报二日社论摘要如下:
 
 说到兰屿,你想到了什幺?也许是「飞鱼季」,但也可能是「核废料」;也许是「丁字裤」,也许是「头髮舞」;也或许是,作家夏曼.蓝波安的散文,金曲歌王陈建年的歌声…当然,说到兰屿,或许什幺都不必多想,碧海蓝天、温暖的风,清新的空气、悠闲的步调,早已成为许多人心中的嚮往。 

 也许因为兰屿够远,所以单单只是「想像」,兰屿的慢活就足以抚慰许多都会人焦躁的心;彷彿只要知道有个兰屿在,人们就永远可以有个心灵的「逃城」;有兰屿,台湾人方方面面都感到安心。然而,回马天秤造成的重大灾害却强迫人们必须思索一个在有意无意间被忽略、被遗忘的课题,那就是:兰屿是否已承受了太多使命、是否已承载了太多梦想?人们一方面寄望兰屿永远维持她的天然,另一方面却又不断想要改变兰屿因保存了某种原始才得以留下的空间。 

 兰屿的矛盾并不是「外面穿西装裤、里面穿丁字裤」的发展模式选择,因为西装裤与丁字裤事实上很难自然而然地「互为表里」,两者间很难像变脸一般,瞬间更替;一个人穿上了西装裤,他就会表现出穿西装裤该有的行为举止,甚至于,他会搭配西装、衬衫、皮鞋、背个公事包;如果他要换掉西装裤、改穿丁字裤,可能并不仅仅是把穿在外面的西装裤脱掉就行了,他需要的,往往是整个装束以至于全人思维与行为的改变。 

 西装裤与丁字裤并没有优劣之别,也不涉及歧视议题,只是反映了两种不同的习惯、目的与生活,马英九总统以此做为兰屿灾后重建的方向,或许只能说是反映了外地人对兰屿的过度期待:既要马儿好,又要马儿不吃草;既要有丁字裤的奔放野性,又要有西装裤的文明矜持;老实讲,要把内建的传统生活,外显于观光游客眼前,台湾各个观光景点大部分都做的不甚理想,有的是文化意涵不够到位,有的是表演的语言过于强烈;其实,文化与观光之间的符号转换,并不一定是在地人在行的,甚至也不是在地人的责任。兰屿人做得最好的事,就是好好地、诚诚恳恳地生活,因为这是世界所最欠缺的。兰屿的价值不是丁字裤的稀有,更不是西装裤的规格;祭典可以再现、服饰可以模仿,但生活却难以複製。兰屿不见得需要成为另一个夏威夷,也可能没有翻製加拉巴哥群岛的时空条件,但兰屿就是兰屿,是从天到地、到海,时间、空间加上人,全然整合形成的环境、氛围与风情,这是别处难以移植取代的;这个世界只有一个兰屿、台湾只有一个兰屿──就事论事,政府、民间,到底知不知道兰屿的好,是好在哪里?兰屿的珍贵,是珍贵在哪里? 

 台湾对所谓的离岛发展,常常抱持着「实验」与「尝新」的态度,马祖的博弈特区、兰屿的「两件裤子」,说穿了,其实就是把「不敢贸然在台湾实施」的政策理念,放到有点距离与隔阂的离岛上做做看。从提高观光竞争力的角度来说,对离岛,或许的确可以思考不同的发展路径,可叹的是,就因为是离岛,长期以来,公共部门与私人投资也常显不足,因此,无论是採取什幺样的竞争模式,最后总不脱一个最核心的议题是:这块美丽的大饼,你到底有没有能力吃得下来?目前兰屿岛上总共有近一千六百户,其中有近五分之一经营民宿;到七月中旬为止,兰屿旅游人数估计约有三万人次,较过往已明显增加,天秤颱风过后初期,旅客取消了八成,这让当地业者很紧张,但事实上,兰屿在近年来观光游客增加之下,已凸显了缺乏废水处理场所和水、油不足的基本问题,就如同马祖的交通问题如不解决,博弈特区做得再美侖美奂,观光客到不了,也是白搭。 

 质言之,兰屿的议题不是西装裤与丁字裤的组合、更不是两者之间的取捨,而是做裤子的布料在哪里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