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优质内容 >中国时报社论从排黑到护黑:越修越糟的选罢法 >
中国时报社论从排黑到护黑:越修越糟的选罢法
2020-04-27
中国时报八日社论指出,赶在明天就要依法进行立委选举公告的最后关头,立法院总算在六日将选罢法修正案予以及时完成三读立法程序,也避免中选会要在没有法源依据的情况下以权宜的行政命令方式公告立委选举。不过这项修正案不论就审议修法过程中的诸多荒谬现象,以至修正案的诸多争议条文,确已十足凸显立院蓝绿两大阵营「纵容黑金,夹杀小党」,私心自用的真面目,更将对我国未来民主选举政治运作造成重大伤害。 

 首先值得检讨抵制的,无疑在于修法审议过程中的诸多争议做法。其中最为严重的是原始审查会与院会二读通过的条款,竟在最后阶段出现变盘,完全未经委员複议和公开讨论表决的程序,而是由朝野党团协商代表闢室密谈进行赤裸裸政党利益交换的结果。本来立法院的政党协商机制,只应计对委员会审查阶段有异议而予保留的条文,但选罢法修正案不只已通过委员会来查,甚至也已完成院会二读程序,依法三读阶段只能就法条文字做斟酌损益的修改,讵料经过政党协商,两大党团竟遭无党联盟的绑架,硬是将原已审查通过的扩大排黑条款予以翻案封杀。姑不论立院朝野党团如何解释为什幺要把排黑条款翻转为护黑条款,此举确已违逆了立院自订立院修法程序的程序正义,更是对委员会审查制度乃至于院会二读审议机制的严重破坏。我们更担心此等恶例一开,未来立法院的议事修法将只剩下政党协商代表在密室进行赤裸裸的利益交换而已。未能厕身参与政党协商的一般立委,则将沦为只是聊备一格的板凳立委、二军立委。 

 同样值得关切的是,立院这次修正选罢法,由于直接关係立委自身的参选权益,因而不顾民情期待封杀排黑条款,但是就在上周,立法院相关委员会于初审农田水利会修正案时,可是正气凛然的新增排黑条款,规範有流氓背景者不得登记为水利会会长、会务委员的候选人。如果属于準公法人性质的水利会选举都要明列排黑条款,对正规的公职人员选举却要硬生生地封杀排黑条款。立法院这种双重标準的立法模式,不只不足以服众,更是对法治制度无情的践踏。 

 再者,立院此次修法,是为了让透过修宪更改的立委选制有一个合法的运作程序,但是依宪确立单一选区两票制及席次减半的条款可是在九十四年六月就已通过,按说立院早应据以完成选罢法的修正,岂有等到明天中选会即要发布立委选举公告的最后关头,才匆匆完成修法。也正因为修法时限的紧迫,让无盟党团有绑架两大党的空间。于此更可见立院立法怠惰于先,匆促立法于后,不只影响立法品质,更足以滋生遭绑架裹胁的后遗症。 

 除了修法过程严重破坏民主法制,就实质修法内容予以检视,则更不啻是在扼杀民主选举的生机。举其荦荦大者而言,新法规定小党或新党要登记参选不分区及侨选立委,必须要有五名现任立委或提名区域立委十人以上,这项规定的现实意义就是小党或新党要参与不分区立委选举的入场券为近三百万元,难怪被质疑是两大党夹杀小党参选生机的门槛。又如放宽竞选经费的上限立委为一千万元,而立委四年任期的薪资总和甚至还不到一千万元,因而也被质疑为是纵容黑金买票。惟就此而论,事实上立委选举的实际花费鲜有不超过千万元者,因此修正放宽上限并没有太大实质意义,更不足以改变目前选举经费申报名实不副的现状,对改善选举风气、杜绝贿选歪风可说全无助益。 

 此外,值得一谈的是新选罢法也增订了政论节目公平条款,这虽是针对目前国内广电政论节目的公正性备受质疑所为的补救性条款。但是这样的条文,一来可能要被视为有限缩媒体言论表述自由之虞,另方面实际运作时又如何认定公平、公正,届时不是会引发争议,就是徒法不足以自行,只能聊备一格,反而践踏了立法的威信。 

 综而观之,立法院此次修改选罢法,不论程序或实质内容,可以说争议极大,更充斥政党与政客私利考量的斧凿痕迹。眼看两大政党併同无盟,形成共犯结构,令人对我国议会民主政治的堕落深感痛心。有这幺私心自用的不正常国会,又怎会有正常的国家和正常的民主法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