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优质内容 >中国时报社论从萧习会到马习会 考验马智慧 >
中国时报社论从萧习会到马习会 考验马智慧
2020-04-27
中国时报8日社论全文如下:

 毫无疑问,10月6日的APEC萧习会,开启了两岸和平发展的新阶段,重要性虽不能与2005年首次连胡会相提并论,但历史也将记录下10月6日这一天。

 这次APEC会议是大陆新领导人习近平的初登场,台湾这一方,也是首次由刚刚卸任、更能代表马英九总统的前副总统萧万长参与。由萧万长代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代表台湾参加APEC,并进行与最高领导人的会面,绝不能仅仅从马连关係这种纯台湾内部政治、国民党派系问题的角度进行观察。事实上,萧习会是两岸政治对话的开始。

 众所周知,连战2005年的北京行,是在两岸关係最低迷、最紧张的情势下,以在野党领袖身分,突破僵局开启了新页。「连胡会」及其所象徵的国共政党领袖会谈模式,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是两岸间层级高、政治性质强的互动模式。这是两岸和平发展阶段的开创奠基期。

 如今,两岸关係进入「深水区」,不但两岸间所触及的经济贸易议题更加深入、更加广泛、更加複杂,更重要的是,如何「对国家尚未统一前两岸政治关係做出合情合理安排」,已经是两岸所无法迴避、必须审慎、渐进但是积极面对的课题。单纯的党对党互动模式早已到了从第一线退场的时候。事实上,两岸官方的协商对话也早就以各种迂迴的形式不断进行着。

 萧万长的政党色彩淡,而代表马政府的官方意味浓,同时其个人从政经历又兼具经济与政治的双重历练与重要地位,由连胡会转变为萧习会,正是适合于两岸关係走入深水区,更需要两岸官方直接进行面会、协商与对话的阶段,政治性、官方性更强的安排。

 习近平在萧习会上的谈话,政治性强于经济性,也为王张会开启大门。他强调:大陆愿意在一个中国框架内就两岸政治问题同台湾方面进行平等协商,作出合情合理安排。对两岸关係中需要处理的事务,双方主管部门负责人可以见面交换意见。

 在「增进政治互信」、「面对政治分歧」、「进行平等协商」的大前提下,两岸在萧习会结束后,又有了「自然互动」的王张会。这次两岸的两岸事务主管机关负责人的初见面,果如预期出现了互称官衔的突破。在大陆「一套人马、两个招牌」的对台工作体制下,张志军固然是同时兼任中共中央台湾工作办公室与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主任,王郁琦的主委一职则毫无疑问是中华民国的正式官衔。王张互称官衔,不仅仅是开启了未来「双方主管部门负责人见面交换意见」的契机,更有着重要的政治意义。

 诚如习近平所说,两岸要增进政治互信,就要逐步解决政治分歧,而解决分歧的首要条件就是面对现实、面对分歧。从主权到治权,两岸间的政治分歧确实複杂,但王张互称官衔的初见面,可说是迈开了两岸从互不否认治权到承认治权的重要一步,是面对两岸政治现实的重要表现。

 在萧习会开创新局,王张会实现突破的情势下,明年的马习会,纵不能说是已经排除万难、指日可待,至少是已经有了比较扎实的铺垫。经过几个月形势的演变发展,马习会由最初的相互试探摸底,已进入了双方均有意愿的阶段。当然,在两岸之间,面会时机、地点、议题,尤其是称谓上还有许多难关要克服,但是顺沿着萧习会与王张会的模式与精神,两岸最高领导人利用两岸境内、APEC国际会议场合,并以「合情合理」的称谓相互称呼,推动有利和平发展的议题,其中虽然困难重重,但以中国人的智慧一定可以克服。

 就如今的情势来看,马习会最大的障碍,恐是不在外而在内,而台湾政局的稳定程度也绝对会牵动马习会能否成局,也就是说,马英九的上海之路,关键反而是在台北政坛。面对接连数月的政局动荡,马英九必须集结众人智慧,以最大的耐心、诚意与魄力,来实现国内政治的稳定。

 在这方面,有两件大事必须着手进行,一是开好国民党全代会,让全代会成为真正扩大参与、团结全党的会议,另一个是总统必须谦虚面对当前对他不利的政局,让行政、立法两院依循「倾向内阁制」精神运作,内阁需展现全面拚经济的意愿与能力,一新政局气象。如此,马政府方能稳住阵脚、凝聚民心实现马习会,民意的压力也才会转向那些一味无理阻碍两岸和平发展进程的少数极端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