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优质内容 >中国时报社论从麦可杰克森猝逝看台湾流行音乐未来 >
中国时报社论从麦可杰克森猝逝看台湾流行音乐未来
2020-04-27
 
 中国时报28日社论:人生提前谢幕的「流行音乐之王」麦可杰克森身后留下歌迷无限追念与遗憾,也留下诸多现实问题,因为他的猝逝而不得不喊停的复出演唱会就是其一。麦可本来预定在七月十三日开始进行一连五十场的「This Is It—最后谢幕」巡演,但如今他再也不可能展现舞台丰采,结果不只是歌迷的失望,更造成主办单位合台币逾一六○亿元的损失,这数字,相当于台湾笔电五哥之一的某企业一年纯益。 

 一位艺人一个巡演的失约,就能造成规模如一家有好几千名员工的製造业者兢兢业业打拚一年所赚的钱,这就是流行文化工业所能创造的巨大商机。麦可曾经坐拥财富逾二十亿美元,获得多座葛莱美奖,销售上亿张的《战慄者》创下专辑最高销售纪录;他还打造了一座占地三四二万坪的「梦幻庄园」。麦可的复出演唱会,门票以每秒十一张的速度卖出,七十五万张门票迅速售罄,向隅者怅然若失,遂令演唱会门票奇货可居,网拍价达百倍。 

 麦可骤逝的消息佔据了国际媒体的巨大篇幅,CNN全日报导,Google跟麦可相关的查询,在热度表上达到「火山爆发」的刻度;推特跟麦可有关的讯息,每小时达十万则以上,几乎要挂掉;全球各地的歌迷疯狂追悼,一波一波的纪念活动正在展开。麦可能够创造出如此巨大影响力和财富,除个人的天赋和努力外,当然也跟美国流行文化、流行音乐在世界各地的强大势力有关。 

 社会学家布希亚指出:「要成为消费的物品,物品必须先成为符号。」符号价值已是资本主义、特别是流行文化的获利基础,「偶像」便具备了巨大的符号力量;但,偶像的生成需要的不只是有才华的艺人,不只是创作的能量,同时也需要产销环境的配合,而其结果也不单单只是创出个别艺人与其属公司的财富,往往也带动了文化与生活情境的输出。美国在演艺界不断製造出如麦可一般的全球流行文化符号,不只让艺人、经纪公司荷包满满,也让美国文化如水银泻地,流入世界各地,创造的出惊人的软实力与国家影响力。 

 许多人相信,台湾如要发展文化创意产业,就绝对不能轻忽流行音乐这个领域,台湾是华语流行音乐的中心。正在全力发展流行文化的中国大陆,影视部分的实力早已形成台湾几乎难以招架的竞争优势,但是在流行音乐部分,台湾音乐人仍然拥有可观的创作影响力和市场能量;儘管在很多事情上,台湾人与大陆朋友会有不同想法,但一唱起卡啦OK来,几乎就能找到共同的语言,因为从邓丽君到周杰伦,台湾的流行音乐,两岸很多人都能琅琅上口。而唱片业者估计,近二十年来,台湾流行音乐在中国大陆已卖出数十亿张,所销售与传达的,已不只是台湾歌手,不只是台湾流行文化的创意,更是台湾的生活风格、甚至是台湾价值。 

 正因台湾流行音乐在亚洲、尤其是在华人地区具影响力和潜力,政府也将此视为重点,民进党时期推出「新十大建设」中,规画投入九十亿元用于建设流行音乐中心,占艺文经费二二五亿元的五分之二,显见当时政府的重视;而马政府似乎也非常清楚流行音乐是文创产业里面子、里子兼具的「台湾之光」,日前行政院通过「文化创意产业发展方案」时,刘兆玄即表示,台湾流行音乐人才济济,很有优势,政府一定会努力把整体环境做好,整合这优势,让业者能把产业做大。不过,前朝的流行音乐中心蹤迹仍杳,今日新闻局负责流行音乐的部门一如过往,只有八个工作人员,未来,文化部成立后,流行音乐仍然只有三等位阶,大概只能归流行音乐「科」管理。政府的承诺,音乐人能抱期望吗? 

 一九九○至二○○○年,台湾流行音乐总体国内产值,每年平均约百亿元台币,○五年后已遽减为不到四十亿元。台湾流行音乐市场严重萎缩,直接的影响就是相关从业人员移往中国大陆寻求生机;楚才晋用的遗憾不免悄然昇起;当昨晚金曲奖颁奖典礼上,欧阳菲菲的组曲响起,许多人情不自禁边唱边和,那幕真的非常动人──流行音乐跨越国界与世代,不但串起生命中最美好的片段,也是台湾文化输出最重要资产之一;请务必多珍惜并重视台湾的流行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