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优质内容 >中国时报社论以「和」的中华文化建构全球安全 >
中国时报社论以「和」的中华文化建构全球安全
2020-04-27
中国时报2日社论--以「和」的中华文化建构全球安全,全文如下:

 一元复始,万象更新,全球华人及儒家文化圈欢庆农曆春节,两岸之间一度剑拔弩张的紧张局面经过双方当局的多年努力,如今战争的阴霾确实已成过去,但国际上、尤其是东北亚的紧张局势并未好转。今年一年,我们应可预见区域紧张局势的上下起伏、间或升高,在此情况下,如何实现或至少是维护区域安全实为当务之急。对此,我们认为,应以两岸共有中华文化中「和谐与和平,和而不同,以和求同」的观念做为蓝本,并採取具体可行的措施,这才是正本清源之道。

 过去,在中国的传统政治文化中确实只有大小强弱、成王败寇,唯实力是问的思维,多的是「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天下观念,认为中国就是世界的中心,心仪的是朝贡制度,而缺乏现代主权国家、诸国平等的认知,但是经过百多年来现代化过程的洗礼,中国均已充分融入国际社会,认同主权国家的概念,接受绝大部分国际合理的行为準则,可以、也愿意成为国际社群中一个负责任的利害相关者,这无疑是一种进步。

 除此而外,中国文化中一直有种反求诸己,莫为己甚,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优良传统。从过去到现在,这种例子多的不胜枚举。国父孙中山先生当年就曾主张,在摆脱次殖民地的地位之后,中国要採取济弱扶倾的政策;而中共也早在1950年代中期就提出和平共处五原则,同样主张相互尊重领土、主权的完整、不干涉他国内政、要用和平的方式解决争端。其实,这些都可以看出中国人少有领土野心,习于以和为贵,不愿主动挑起争端,製造冲突的民族性格,应该给予正面评价。

 1978年中共改採对内改革、对外开放政策,在韬光养晦、永不称霸、绝不当头的政策指导下,追求现代化的发展、国力快速成长,西方则以其自身发展经验,认定国强必霸,强调实力会改变意图,于是在1990年代中炮製了所谓的中国威胁论,于此同时又出现中国崩溃论的说法,北京随即以和平来应对威胁之说,用崛起来批驳崩溃的误谬。鉴于和平崛起的用语仍然易于造成外界错误的解读,北京现在改採和平发展的说法。中国特有的发展模式与强而不霸的作风当然有其值得称道之处,可以肯定。

 同样的,1949年以后退守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虽然曾经经历长期戒严及白色恐怖所造成的伤痛,但其经济奇蹟及政治民主化的发展已为举世所公认,台湾目前虽然面临严重内外挑战,但仍然保留了中华文明的美好传统。有识之士莫不认为,台湾的经验,不管是从经济到政治或社会,不管是正面或负面,对中国大陆都有示範与借镜的作用,而且可以对区域安全的维护有所贡献。这也就是为何马英九政府一再主张,台湾既是和平的缔造者与维护者,也是中华文明的守护者与传递者。中华民国的存在与发展对各方而言都是一个资产而非负债,理所当然。

 展望未来,南海争议及朝核问题虽然惹人关切,但失控可能相对较小,东海争端才是问题的焦点。日本首相安倍不断提出刺激性的言论与动作,比如说要北京摊开军事预算,认为中、日关係就像一次世界大战前的英、德关係,日本要以积极的和平主义之名,透过宪法解释来变更自卫队的海外活动,甚至还提出集体自卫权的主张。儘管外界对于安倍政府这种极具煽动性与破坏性的言行感到惊恐并加以斥责,但看来他短期内并无改弦易辙的打算。情况在变好之前真有持续恶化的可能,大家对局势发展还是要保持密切的观察。

 转眼之间,中、日甲午之战已经120个年头,今日的中国已非当年那个积弱不振的满清政府,即或目前东海局势险恶,我们仍然认为柔能克刚、理性绝非软弱,追求与维护和平仍是最高的价值,在更有实力、更具信心的情况下,北京尤其应该把握不主动挑衅、不轻易动怒的原则,先在外交、宣传与法律的层面与日本进行折冲,争取国际的认同与理解,抢占道德的正当性与战略的制高点,再把自己的硬实力与台湾的软实力充分结合;两岸即使不能合作但并非不能协调,善用中华文化以退为进、以和为贵的精神,一切与早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目标相违背的激情想法与作法都要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