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优质内容 >中国时报社论何苦非要摧毁一个已上轨道的民主提名机制? >
中国时报社论何苦非要摧毁一个已上轨道的民主提名机制?
2020-04-27

 中国时报23日社论指出,一个政党究竟怎幺产生它的候选人,其实可以完整揭露这个党的心灵状态,旁观民进党近日以来有关「排蓝」所引发的争议,我们对这种感受特别深刻。这场「排蓝」战争同步在总统、区域立委与不分区立委三条战线进行,程度上则是从轻度排蓝、扩大排蓝到全部党员投票不等,由于不同的操作方式明显会得出不同的结果,造成各个天王与派系间的较劲愈来愈激烈,甚至连话都愈说愈狠。至于这场争议未来可能会付出怎样的代价,却没看到有任何人在乎。 

 这种「不在乎」,对民进党其实不是没来由的,第一,民进党候选人在争取提名时「比绿」,到正式竞选时再「抢中间」,早已玩得非常纯熟;第二,民进党很少担忧提名时的恩怨会延烧到大选,绿营选民通常也不会分裂,只要提名一经确定,就会「枪口一致对外」。这种由经验所打造出来的自信确实有理由让民进党不在乎,问题是在以往的经验中,并没有「排蓝」这档事,这回却让它成为牵动提名结果的关键主轴,而且从头到尾该党都不曾出现该不该排蓝的讨论,只有程度大小的争议。 

 要知道,以党员投票搭配民意调查做为选举提名的依据,一开始就是民进党发展出来的。过去几年民进党为摆脱人头党员的困扰,刻意让民调在提名依据上的比重愈来愈大,用意就是找出最能够在全国大选中获得胜选的候选人,而从选举结果也可测知,不少在党员初选中支持度低的候选人,往往能在民调中扳回来,并进一步赢得全国大选的胜利,而国民党就是因为看到民进党这种提名机制有效,所以开始跟进模仿,甚至已经发展到全面由民调逐渐取代初选的趋势,而国民党内亦从未闻举办民调要排绿的主张。
 
 懂得民调原理的人都知道,民调是一种经过精密抽样程序下的统计结果,如果调查过程中刻意过滤排除近乎一半的样本,那其实已经不算是民调,就算能得出若干统计数字,在推论上也有很大的限制。事实上,真要顾虑蓝营选民的意见会造成干扰,透过一般民调一样可以解决,毕竟民调问卷中本来就有受访者党派支持的资料,透过变项的交叉分析很容易就能测出蓝绿选民的偏好倾向,刻意藉由问卷题目的语意修辞设计来排除特定受访者,反而容易过滤掉许多隐性的中间选民,造成结果被扭曲。 

 我们曾在过去的评论中提醒民进党要注意「排蓝」的负面效应,认为此举无疑宣告该党自动阻绝与另一半选民对话的机会,摆明了认定「你们既然过去不投票给我,我也懒得听你们说什幺,至于你们未来有没有可能支持我,我更懒得理会」!这种心态的另一面是,公开抑制所有可能向中间开拓票源的候选人,对所谓「十一寇」的打压正是其中最明显的意图,这些候选人有无当选实力不是重点,却仅仅只是因为他们的言论不媚俗于党内鹰派,竟不惜除他们而后快,沈富雄不必提了,连罗文嘉、萧美琴等人都被扣上极其难听的标籤,这些人除了有当选实力外,也都能博得部分蓝营选民的青睐,没想到这种最适合单一选区的特质,竟成为他们的罪状与包袱,「排蓝」排个半天,讲白了不过就是要封杀他们的参选机会而已。 

 我们曾一再批判国民党摆脱不了「密室政治」、「大老政治」的纠缠,因为那种操作将使国民党永远无法脱胎换骨,同样的我们也在这里重複地提醒民进党正视这种「排蓝民调」操作所带来的负面效应,它将使民进党永远纠缠在意识形态纯度的清算里而不能自拔。而令我们有些无奈的是,实践一种开大门、走大路的民主提名机制,不论对国民党还是民进党,竟然都一样是那幺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