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优质内容 >中国时报社论依拉夏「马谢」,你们的观光政策在哪里? >
中国时报社论依拉夏「马谢」,你们的观光政策在哪里?
2020-04-27
中国时报二十八日社论指出,本报日前对台湾观光业做了深度的剖析。资料显示,过去数年政府陆续推出「观光客倍增计画」,也订出了具体的观光人次目标,要求各单位配合执行,但成效都不显着。面对这样的挫折,行政院仍然打算以二○○八与○九年为「旅行台湾年」,投入新台币十亿元,希望○九年来台旅客能够增加为四百廿五万人。但是容我们坦率指出,以目前的政府建制、人事布局、与计画铺陈来看,台湾的观光发展仍有极大的努力空间。两位候选人既然要竞选大位,就请对此蓝绿都不反对的、无汙染的、绿色的、能带动经济发展的观光业,发表你们的政策理念。 

 为什幺要强调观光产业的重要性呢?因为它「执一端而顾全局」。观光业是吸引观光客的行业,而国外观光客来台湾,就是要在本地吃、喝、住、血拼、逛街、看戏、甚至是动医疗手术。因此,要提升台湾的观光服务水準,就必须要在饮食、旅馆、交通、卫生、文化、医疗等各方面都做改善;也唯有做好这些多面向的改善,台湾才可能成功地吸引国际观光客来台。换言之,若能成功地做好观光业,就能顺水推舟地带起其他相关建设,这就是所谓的执一端而顾全局。 

 前述理念讲起来简单明了,但做起来却非常不容易。以前的行政院长游锡?也曾经说要发展台湾的观光业;但即使以院长之高位与其所掌握之资源,成效仍然十分有限,足见此事有其难度。基本上,发展一个国家的观光不像改建宜兰县冬山河那幺单纯;主事者必须要有大视野、行政架构上必须要有效的衔接、中央与地方间要互相搭配、甚至国际接轨与两岸关係上都得有所配套,才可能事竟其功。 

 我们以若干实例分析,就能看出发展观光庞杂株连的业务。观光当然要以载客到台湾为起点,而国外客人很可能是从别的旅游景点顺道来台、或是要从台湾转赴外地。就台湾地缘来看,最可能的「外地」就是中国大陆。因此台湾要发展观光,就不得不触及两岸之间的航运问题,或是台、中与第三地之间的三角航权问题;这使得观光政策触及陆委会与交通部。观光客来到台湾,当然是要游要览,而其所游所览之整体,就涉及「文化」。日月潭、九份除了潭景与老街之外,究竟能给老外看什幺?这都是观光政策要整体规画的内涵。因此观光发展又必然涉及文建会、客委会、原住民委员会的搭配。外国人到台湾不可能只玩一个点,而台湾的几个着名景点之间要如何衔接运通,才能使「三日游」、「七日游」等套装行程便利可行,这就牵涉到景点之间的交通建设,显然交通部与县、市交通局也不能置身事外。台湾的许多观光景点都在国家公园之内,而要如何在游憩与保育之间达到平衡,这就是观光与内政部业务的可能交集。 

 总之,观光政策之所以难做,就是因为它涉及太多的业务面向。要做好观光,不但要有高于目前观光局的专职建制单位,更必须要建立跨部会之间、中央与地方之间的协调平台。不仅如此,主其事的协调舵手,又必须要有极大的格局与视野,一则能综观全局,看清台湾观光发展的大环境与其所需克服之大障碍,二则能有效解决部会之间的可能龃龉,三则能将观光所创造的利益合理的分配给利益链中所有参与的各单位,四则能避免利益团体与民意代表的压力,在纠葛中把握住方向。放眼当今政坛,我们还真找不出一位蓝绿政治人物能堪此大任。但是无论如何,台湾要发展观光,就不得不寻找一位雄才大略的总规画师。 

 台湾要发展观光,除了前述种种软硬体建设之外,当然也要有足够的本钱。我们的故宫、一○一大楼、太鲁阁、元宵灯会、美食小吃、水果、医疗资源,放在檯面上都是极具竞争力的。瑞士的湖光山色固然非常美丽,但台湾的亚热带特色与多元文化,比起欧洲诸国也未必逊色。因此,台湾这块「商品」是可以卖、值得卖的。至于要如何吸引众多国际买家、如何卖到好价钱、如何能永续经营,那就要靠将来的领导人做规画了。两位总统候选人不能只站在门口说「依拉夏马谢」,门里卖些什幺好东西,难道不值得向台湾人民说一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