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优质内容 >中国时报社论侦办中案件不是不能公开吗 >
中国时报社论侦办中案件不是不能公开吗
2020-04-27
中国时报12日社论全文如下:

 上个星期才为了张显耀案,讨论检调公然且大规模违反侦查不公开问题,现在,狼又出现了!

 检调单位发布消息,侦破假投资真诈骗案,假藉投资马来西亚博弈事业名义,短短3年向5000名会员吸金20亿。依据掌握的情资,怀疑出现资金移往香港,捲款离台的可能,因而搜索嫌犯4处宅第,查扣数以亿计的现金、名车、名牌皮包上百件,以及吸金的「教战手册」。虽然检方仍在侦讯中,嫌疑人的姓名、所谓的案情,及鉅细靡遗的故事情节,完整出现在所有媒体的报导中,检调毫不遮掩违法行径。

 检调机关自信满满地宣布侦破牵涉广泛的吸金诈骗案件,对于谁是嫌犯,如何犯案,描绘历历,却还只是侦查阶段,还不到达可以起诉的程度,我们不禁要问:不是侦查不公开吗?就不能等到起诉的时候再公开发布消息吗?

 《刑事诉讼法》明文规定侦查不公开的原则,试问急着在搜索扣押当日即大肆公布尚未确实查清的案情,是为了维护什幺公共利益?又是为了保护什幺合法权益?

 检警调查机关违反侦查不公开原则的情形,普遍而严重,已经成了常态,社会也习以为常。前检察总长黄世铭因为违反侦查不公开而吃官司、丢官,看起来完全不足以产生警惕教训的作用。张显耀去职事件,检方侦办涉嫌洩密,对外放消息加油添醋,造成政治风暴,就是将侦查不公开原则视若无睹的明显例证。现在看来,循着违反侦查不公开的路径追诉黄世铭的刑责,真是太不寻常了,大概只能用政治思考才能找到真正的答案了吧!如果真要把侦查不公开当做一回事,检调部门的首长,就不能避免回答下面的问题。

 首先,检调单位公开发布侦破诈骗案的消息,有没有经过合法的内部授权程序?是基于什幺法定的理由授权?有没有标準作业流程,应该由那一层级的长官授权?可以公开发布消息的範围是什幺?什幺时候可以指名道姓、什幺时候不可以?谁说了算?这次公开发布消息,又是由谁做的决定、谁下的指示?

 更重要的,黄世铭违反侦查不公开而被追究刑事责任,张显耀案与旺腾吸金案,要不要依例追究违反侦查不公开的刑事责任?

 检调单位能够侦破重大的吸金诈骗案件,维护金融秩序,保障大众权益,当然是件好事,但是身为执法人员,执法办案,最要紧的就是依法而不能违法,用违法的方法执法,就会根本动摇执法的正当性,从而使得执法者的信用或是公信力丧失!如果还没有起诉,甚至事后还不能定罪,现在就忙着发布消息,博取社会掌声,算不算也是一种诈术呢?

 就以此次发布消息来说,有什幺必要一定要抢在起诉之前就大张旗鼓、大吹大擂呢?有什幺必要于此时就公开嫌犯的具体姓名呢?又有什幺必要在此时就宣布受害人几乎都是上流社会高级知识分子,包括教授、医生、银行家和退休公务员,刻意放出足以引发社会讨论的话题呢?检调对于受害人有哪些都查清楚了吗?说受害人几乎都是上流社会高级知识分子,正确吗?刻意区分社会阶级意识、製造街谭巷议的心态可取吗?此中清楚地透露出一种沾沾自喜,案情尚未真正水落石出就急于向社会邀功的恶劣习性。

 若以此次发布消息的随意性来看,其实也可以清楚的知道,检调机关是如何地不把侦查不公开的诫命放在心上。想开记者会就开记者会,想放什幺消息就放什幺消息,毫无规矩可言。反正违反侦查不公开规定也不会有什幺后果,因为会追诉洩密刑事责任的都是自己人。如果不是像黄世铭那样六亲不认,踩了自己人的脚趾头,违反侦查不公开,又有什幺了不起?

 如果要让社会相信,追究黄世铭违反侦查不公开的洩密责任,是真的为了信守侦查不公开的法律要求,而不是为了政治考量或者是为了黄世铭侦办检方自己人而加以报复,那幺现在就应该一样地重视张显耀案与旺腾吸金案涉及违反侦查不公开的问题。法务部应该告诉大家,什幺时候才会把侦查不公开真正当一回事,什幺时候才会认真追究检调人员违反侦查不公开的洩密责任,也如同当时侦办黄世铭洩密案时一样的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