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网络好文 >中国时报社论从中选会法制化争议见证台湾民主品质 >
中国时报社论从中选会法制化争议见证台湾民主品质
2020-04-27

 台湾中国时报11日社论指出,又是一个法治的负面惯例,立法院每会期结束后,永远有一连串该审未审毕的法案或预算,非得在休会的两个月期间中,加开院会,加审法案。这次立法院临时会一如过往,处理的都是上会期、甚至上上会期该通过的议案,其中,最值得一谈的就是自政党轮替后,朝野讨论已经七年,甚至从去年下半年打到今年上半年,还没打出个所以然的「中选会组织法草案」。 

 说来讽刺,这个从威权时代一路颠簸而行的中央选举委员会,即便直到李登辉主政末期逐渐树立了公信力和公正性,还是一个尚未法制化的机关,中选会到现在还寄身于公职人员选罢法,在这个母法中,明定中选会组织规程「另以法律订之」,而从李登辉到陈水扁,立法院历经十三个正式会期和近乎十次临时会,就是没让这个法案通过。 

 二○○○年政党甫轮替,当时的中选会主委黄石城,兴沖沖地推出「中选会组织条例草案」,黄石城终其一身都是无党籍,他把这个法案视为自己奉献台湾民主和政治一生的最后代表作。一辈子和国民党保持距离的黄石城,想都没想到挡下中选会组织条例草案的会是民进党政府,理由是「中央机关合併调整作业未定」。 

 事实上,从政党轮替后,民进党政府就从未放弃以政治力,甚至直接且堂而皇之地以政党之力介入中选会的运作。政党轮替后的中选会委员更迭,加速稀释中选会的超脱党派的中立性,至二○○四年中选会配合民进党政府公投绑大选,中选会的政党性格达于极致,也埋下了中选会机关法制化更不可测的变数。 

 果不其然,二○○四年之后,蓝营乾脆放弃黄石城版本的中选会组织条例草案,自行提出中选会组织法草案。两个版本的最大差异,就在于中选会委员的组成与产生上,在泛蓝版本中藉由政党比例贯穿一切,藉此确保依照新法组成的中选会结构,一定是蓝大于绿,多一席都好!就是这一席之差,绿营亦视之为不可被攻克的滩头堡,全力阻挡。这个法案因为朝野歧见太大,前一、二年吵完之后就拖,今年眼看着下半年大选将至,拖也没得拖,于是就连打了三场大架,议事冲突到国会议长王金平甚至进不了议事堂,更夸张的是,这个造成这幺大朝野冲突的法案,已经在王金平主持下,至少进行过廿多次的朝野协商。 

 无可讳言,泛蓝所提,完全依政党比例产生的中选会,问题自然不小;但是,最严重的还不是政党比例,即使现在是非依政党比例所产生的中选会,其决策思维亦莫不以政党至上,甚至是一切唯执政党之命是从。从公投绑大选,到行政院公投审议委员会已经否决了民进党的讨党产公投,都还能在中选会起死回生,遑论其他?甚至没人在乎,其实从公投审议委员会成立之后,中选会就不再是公投的主管机关;这些林林总总的事例,让人眼睁睁的看中选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屈从或附媚于政党胜选算计,自我摧毁做为独立机关的中立超然。 

 中选会组织法会在这次临时会中怎幺被糟蹋还不知道,如果还是为一席之争大打出手,我们真的也无话可说。蓝绿政党何妨扪心想想:已经建立独立超然公信力的中选会,何以在政党轮替之后,附媚于政党和政客的操作,扭曲至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