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网络好文 >中国时报社论从华尔街肥猫 想到台湾卡奴 >
中国时报社论从华尔街肥猫 想到台湾卡奴
2020-04-27
中国时报23日社论指出,根据外电报导,对于AIG以纳税人的血汗钱来发放红利,美国民怨沸腾几乎到了极点。 

 美国人确实该生气,在多数人陷入失业窘境、甚至债台高筑之际,接受美国政府高达一千七百多亿美元纾困的美国国际集团,竟挪用其中一亿六千五百万美元发放员工红利,谁看得下去?此举甭说全美民众同声谴责,甚至总统欧巴马都痛批这是无法无天。然而,AIG高层领取巨额红利并非个案,似乎即使到了山穷水尽,华尔街银行家仍不改贪婪本色。如果比较亏空与厚颜的程度,这些肥猫绝对胜过卡奴。 

 虽然,AIG执行长李迪声称红利的发放是依契约行事,这些是「留才奖金」,不过,已有不少人拿了巨额奖金之后走人。令人质疑的是,美国政府握有AIG八成股权,财长盖特纳事先未针对庞大纾困金的运用明确规範,还要欧巴马发飙出面制止。此案已使得美国财政部即将公布的银行纾困计画,面临更大的阻力。 

 这次金融大海啸吹袭下,欧美许多小银行已倒了一堆,大型金融集团从AIG、美国商银、花旗到瑞士银行等,不论名气多幺响亮,如今都因巨额亏损,不得不依赖政府纾困。最令纳税人气愤的是,纾困是情非得已,但是竟然有这幺多肥猫可以厚着脸皮领红利。这种犯众怒的做法,不仅不符社会公平正义,也使得AIG的形象跌落谷底。 

 依诺贝尔经济奖得主克鲁曼的说法,欧美许多大型金融集团早已成了「殭尸」,目前只是形式上维持运作,但实际上净值为负数,如果没有政府资金挹注,早已破产。不过,更可怕的是,这些「殭尸」银行里的肥猫仍是「死要钱」。 

 美国华尔街的故事,不得不让我们想到过去几年台湾的银行业者,拿怎样的「专业傲慢」去对待一般民众。记得多年前台湾爆发卡债风波,数十万卡奴被银行逼得走投无路,引发严重的社会问题。当时银行业者说,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否则丧失个人信用,以后很难在社会上立足。银行业者说的没错,民众在借钱之前,就要先弄清楚还款能力,否则最后受伤害的是自己。但许多银行似乎完全不去检讨先前曾怎样的滥发金融卡、又曾怎样去鼓励民众借贷。 

 去年台湾爆发连动债风波,许多人买了雷曼连动债导致血本无归,逼得投资人走上街头,抗议银行非法销售连动债,把国外规定不得卖给散户的连动债卖给台湾无知的散户。但银行业者说,投资本来就是有赚有赔,事先一定要评估风险,不能赔了钱就找银行算帐。等于将早先积极推销连动债的责任撇得一乾二净。 

 最近,银行界讨论要开徵帐户管理费,银行业者振振有辞说,银行有一定的作业成本,如果客户存款太低,当然要收取管理费,而且这项作法在国外已行之有年,就连金管会主委陈冲都跳下来为银行背书说:「我也会这幺做。」后来若不是央行总裁彭淮南主持公道,不知有多少人存在银行的钱,不知不觉被银行默默地扣光了。 

 这次金融大海啸,让许多人对于华尔街的银行家有了新的认识。从引发众怒的金融肥猫,到想榨乾穷人的银行业者,他们都曾经理直气壮,但是如果银行自己出了问题,这些人两手一摊,最后还是要纳税人出钱来拯救。相形之下,卡奴的欠款与这些超级金融集团天文数字的亏损,简直是小巫见大巫。银行以专业姿态「教育」民众做好风险管理时,恐怕想不到自己有一天竟成为被纾困的对象。 

 最近金管会开始未雨绸缪,规画总额上兆元的金融重建基金,目的是拯救金融业者,这不仅金额是有史以来最大,拯救的对象更从银行扩大到证券与保险业。日前经济部长尹启铭才说,第二季下半景气可望回春,现阶段是否有必要成立这幺大规模的金融重建基金,具体财源从何而来,都须经过审慎专业评估,金管会必须拿出一套能够说服纳税人的论述,更重要的是,千万不能让美国肥猫事件在台湾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