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网络好文 >中国时报社论从吐瓦鲁撤岛 看台湾的撤村争议 >
中国时报社论从吐瓦鲁撤岛 看台湾的撤村争议
2020-04-27
莫拉克为台湾带来惨重灾情,南太平洋的友邦吐瓦鲁日前决议捐出国内生产毛额的百分之一,约廿一万美元协助台湾赈灾,这笔吐国有史以来最大的捐款,让国人感受到友邦的温情。然而,大概很少人知道,吐瓦鲁目前所面临的处境,比台湾好不到那去。 

   全球暖化给台湾所带来的,或许只是异常气候的风灾,但带给吐瓦鲁的却是生存危机,这个位于南太平洋的小国家,人口只有一万二千人,面积更只有廿六平方公里,近年来许多低洼地已被海水淹没,专家预估吐瓦鲁未来恐将成为历史上第一个从海平面消失的国家。 

   由于海平面上升的速度实在太快,海边的椰子树一颗颗倒下,观光客也不敢来了,吐瓦鲁的居民成了「气候难民」。吐国政府因此宣布撤离计画,每年开放固定的名额移民至邻近的纽西兰与斐济。这项行动,不只是撤村,而是撤岛了。 

   莫拉克带来百年超大豪雨,正是地球暖化的生态浩劫之一。台湾的面积虽然比吐瓦鲁大得多,还有辽阔的中央山脉,不过,居民滥垦山林、滥抽地下水成性,一个中度颱风就使得南台湾山河变色,林边乡成泽国,小林村灭顶,灾民们受到的生命财产威胁,比起吐瓦鲁的居民,有过之而无不及。 

   根据学者调查,台湾西南沿海地区海平面上升速率是全球平均的一点四倍。如果居民过度抽取地下水的现象依旧,海平面上升一公尺,嘉义、台南沿海地区土地将近一半会被水淹没。过去许多的调查报告,不知提出多少的警讯,但很少人愿意认真面对。 

   台湾西南沿海地层下陷严重,居民长期抽取地下水是重要原因。这次八八水灾最严重的林边乡,许多村落竟然低于海平面三公尺。颱风过后三周了,满目疮痍的淤泥还是清不完,疫病已开始蔓延。为了加速清理地下排水干管的汙泥,行政院考虑暂时撤离乡民,不过 许多乡民却激动地说:「打死不撤」。 

   风灾过后,许多人有家归不得,许多人更是连家都没了。对于灾民们的苦,我们感同身受;对于灾民们的情绪反应,我们不忍苛责。可是,冷静下来想想,如果长期抽取地下水的行为不改变,下一个颱风又来,照样把家园淹没,照样有大批淤泥等着清理。如此日复一日,何时才能脱离悲惨的恶性循环? 

   其实,灾民们真正要思考的不只是暂时撤离的问题,而是如何进行产业转型,停止过度抽取地下水;如果这些基本的问题无法改善,将来地层加速下陷,恐怕也没得选择了。 

   为了协助灾民重建家园,立法院日前紧急通过灾后重建特别条例草案,却把最重要的环境影响评估排除,这项做法引发许多环保团体的严正抗议。因为,急就章式的灾后重建,埋下的是另一次灾难的种子。 

   同样地,行政院长刘兆玄率领部会首长进驻南部重建办公室。这些中央大官们关起门来在冷气房内开会,既未邀地方首长,也无原住民代表参与,这样的会议在台北或在南部召开,结果都一样,无法满足灾民的需求,也无法兼顾原住民特殊的生活形态与文化传统。 

   风灾过后,重建是朝野当务之急。不过,如果把眼光放远一点,这次大自然反扑的力量如此强烈,也带给我们深刻的启发,我们还能够为了发展经济,继续肆无忌惮地残害美丽的山林与土地吗?我们是否应在对抗暖化、降低温室气体方面做更多努力? 

   吐瓦鲁最近宣布将发展太阳能与风力发电,要在二○二○年前达到全面使用再生能源的目标。目前全球已有瑞典、冰岛、纽西兰等十个国家宣布在未来十年内达成全面使用再生能源与零排碳的目标,吐瓦鲁由于深受全球暖化之害,也针对抗暖化尽一己之力。 

   这次莫拉克让马政府执政能力受到严酷考验,但也带来改革的动力。但愿,莫拉克所带来的天灾与人祸,让国人对于全球暖化与节能减碳有新的反省,在国土规画与重建工作上加入低碳绿能、环境永续的思维。看看吐瓦鲁,想想台湾,明天过后,台湾绝对不能变成另一个被水淹没的吐瓦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