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网络好文 >中国时报社论从米酒到牛肉的教训 >
中国时报社论从米酒到牛肉的教训
2020-04-27

 中国时报31日社论:马政府宣布扩大美国牛肉进口案,引发轩然大波,本报民调显示,七成二民众无法接受美国鸭霸作法,马总统的声望更暴跌至三三%。台北市长郝龙斌带头反对中央的政策,国内四大进出口公会与五大肉品进口商也表态将不会进口美国牛内脏与绞肉。马政府为了与美国进一步签署贸易投资架构协定,在牛肉谈判上大幅让步,这样做值不值得,的确有检讨的空间。 

 一九九○年代,台湾为拓展经贸外交,希望尽速加入世贸组织,当时美国与欧盟对台湾提出许多要求,包括米酒要比照白兰地、威士忌等蒸馏酒课徵高额酒税,我方急于完成经贸谈判,一切以加入WTO为最高原则,对美欧要求几乎毫无招架之力。结果台湾与大陆同步在二○○一年底加入WTO,不过,台湾的米酒从每瓶廿二元逐步上涨至一八○元,米酒的税率竟超过百分六百。 

 米酒是家庭主妇日常料理与产妇坐月子不可或缺的民生必需品,当初经贸谈判代表只看到加入WTO的各种好处,完全低估了米酒比照蒸馏酒课税后,会带来多大的后遗症。由于米酒税高到不合理,使得私酒假酒猖獗,有数十位民众因为喝到假酒而丧命,其中多数是原住民。由于米酒逐年涨价导致民间大量囤积,一度出现米酒荒,财政部还曾实施民众依户口名簿配售米酒的荒谬制度。 

 如今事过境迁,冷静检讨当年的经贸谈判过程,米酒与白兰地列为同级,比照蒸馏酒课税,是国际现实压力太大,或是谈判代表太无能?米酒比照蒸馏课税所引发的诸多后遗症是否都无法避免?为何南韩的烧酒可以争取到较长的缓冲期,台湾的米酒却没有?假酒导致数十条人命白白丧失,台湾菸酒公司米酒销量一落千丈,这样的代价究竟值不值得? 

 这次行政院宣布开放美国牛的内脏与绞肉进口,卫生署指出,国人因为吃美国带骨牛肉罹患「狂牛症」的机率小于百亿分之一,几乎微乎其微;卫生署也强调十一月二日起,所有进口食品商都必须投保「产品责任保险」,若出现消费纠纷,消费者可获补偿。然而,医界人士指出,人类感染「狂牛症」迄今无药可医,而且通常数年以后才发病。试问,如果因为吃了美国牛肉十年后才发病,消费者能够找谁求偿呢? 

 吴揆强调,政府虽然扩大开放美国牛肉进口,不过民众可以实施自主管理,也可以选择不吃,自我把关。不过,问题并不这幺简单。前环保署长陈重信警告说,以厨余餵猪是台湾特有的习惯,如果把美国牛内脏与绞肉等高风险物质当厨余餵猪,透过食物链感染猪只,甚至可能在台湾酿成狂猪症。这样的风险,决策者难道视而不见? 

 针对美国牛肉扩大进口案,政府高层表示,扩大开放美国牛肉进口已成为台美之间谈判的敲门砖,如果不解决牛肉的问题,台美双方根本谈不下去。这样的说法与当年民进党政府急于加入WTO而对米酒做出让步的理由如出一辙,似乎意味着台湾未来与贸易对手国的经贸谈判,几乎只有任人宰割。 

 马总统说得好,经贸谈判本身就是「有给有得」。然而,魔鬼总是藏在细节中,在经贸自由化的大目标下,我方要让步多少,或能得到多少,其中有国际政治现实的压力,也牵涉到政策的执行力。官员代表国家谈判时,是否能够严谨为全民的利益把关,攸关经贸谈判的成败。 

 从米酒到牛肉,因为经贸自由化的美丽愿景,政府在经贸谈判过程中,都未能为全民利益把关,低估了对社会的负面冲击;不同的是,前者导致数十条人命因假酒而丧生,后者虽不会带来立即的致命危险,但十年后发病已无药可医,届时檯面上的政治人物可能已走马换将了。 

 面对国际经贸合纵连横的大潮流,为了避免台湾被边缘化,台美签署TIFA或两岸签署ECFA都是非常迫切的目标,不过,在经贸谈判的过程中,政府的底线是必须为全民利益把关,绝不能牺牲老百姓的生命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