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网络好文 >中国时报社论令人忧心的大数据治国 >
中国时报社论令人忧心的大数据治国
2020-04-27
中国时报21日社论-令人忧心的大数据治国,全文如下:

 继看报治国、看电视治国后,最近又多了一个新名词,便是「大数据治国」,这个新名词背后隐含的政府治理心态,令人忧心!

 从去年大数据开始广泛被提及并且受到各界瞩目,到今年以来,从行政院到总统府,都先后找来俗称「婉君」的网路专家帮高官们上课,行政院毛治国院长强调要「换脑」,行政院张善政副院长更喊出「数据治理」口号,希望透过大数据加强施政精準度。一时之间,彷彿「大数据治国」已经成为挽救政府施政满意度的绝招。

 这真是一个弔诡的现象,一个言必称数据,结果民意支持度一路下探,甚至跌落谷底的,不就是目前的马政府吗?如果先前喜欢大谈数据,却已经证明了是民意所不喜,现在行政团队又希望透过所谓数据治理加强施政精準度,又岂能奏效?

 不客气的说,马政府施政满意度之所以走低,是因为民众从总统随意挥洒而出的数据之中,无法感觉到他「苦民所苦」。就此而论,脱离民众真实感受的数据,绝对是施政者的毒药而非解药。体贴民心其实一点也不难,只要走进民众之中,感受他们的真实生活即可,未必要靠什幺大数据。

 柯文哲的窜起与胜选,或许确实受惠于网军的造势与帮腔,但是主要还是民众认为他比较能够反映民情。柯文哲能够反映民情,靠的是大数据吗?当然不是!如今行政团队在「九合一选举」大败之后,以敌为师,以为深入网际网路去掌握「婉君」思维或是大数据就能够掌握民心,这真是本末倒置。

 政府对于舆情的重视由来已久,从以前就开始委託民调公司或公关公司进行分析与研究,这些专业公司早期透过量化方式,分析报纸与电视上的新闻及评论,然后对政府首长提出建议;近几年来,舆情分析的委託範围更包括了网路舆情,因此往往以关键字的方式,严密追蹤网路上的各种正反意见,并且协助政府机关及早因应。

 所谓大数据则是透过网路平台的cookie等软体,掌握使用者的网路行为,进而以加总资料的方式,探得该网站使用者们的总体行为。大数据虽然详细,但是也有其不足,第一是这些资料只能代表特定网友而非全体民众,因此儘管数据详细却也可能造成误导;第二是如果只会依照当下的数据得失来决定施政,则任何人都可以担任政府首长,遑论什幺施政的前瞻视野;第三更重要,就是数据绝不等于民心。

 真正厉害的游泳健将,未必需要掌握水文的研究数据,毕生研究水文的专家也不一定就懂得如何下水游泳。果真大数据万能,则只要找来统计学者或是网路大神担任政府首长即可,何需毛院长继续辛苦在位?

 众所皆知,台湾目前正处在前途艰难的十字路口,需要真正伟大的政府首长,从民心出发,看準世界发展趋势,找出台湾专属的优势与利基,并能掌握政策沟团通窍门,争取民意支持,才能把全民带往正确的道路上。就此而论,台湾亟需的治国长才乃是有远见的政治家,而不是数据分析家,后者充其量可以扮演政策幕僚,却不必然可以成为治国的政治家。

 网路舆情也好,大数据也罢,其实都只是提供了又一种的新科技便利,让政府首长更能掌握民心,但是数据绝不会是民心。举例来说,当有网友在网路上痛骂政府救灾不力或是经济不景气,政府首长到底是要立刻抛出手上的大数据与民调数据来反驳说政府救灾颇受肯定、经济景气也正在复甦,还是直接去感受一下民众何以如此愤慨,进而解决问题呢?能苦民所苦,没有数据一样可以解民倒悬;不能苦民所苦,则数据越多也只是越加深官民之间的代沟而已。

 政府施政满意度低,原因无他,无法苦民所苦。民心何苦?无良财团炒作土地造成房价飙高、黑心商人残害食品安全与国人健康、经济停滞造成年轻人看不到未来出路。面对眼前这些滔天民怨不去设法解决,却绕道去研究什幺网路大数据,这种施政当然令民众寒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