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网络好文 >中国时报社论以共同行动反击恐怖主义 >
中国时报社论以共同行动反击恐怖主义
2020-04-27
中国时报25日社论--以共同行动反击恐怖主义,全文如下:

 针对伊斯兰国在法国首都巴黎发动造成重大伤亡的连环袭击,美国前国务卿季辛吉说:「怀有同情心是不够的,说我们会站在一起也是不够的。我们需要一起面对、发展共识,然后一起行动。」季辛吉点出了一个重点:共同的行动。

 世界各地频频发生的恐怖攻击,已经不只是个别的、警告式的恐怖行动,而是常态化、系统性的不对称战争,其特点是三不限:
 
 第一,没有手段的上限,以城市游击方式,造成无辜平民的最大伤害为唯一目标,法国总理甚至警告,伊斯兰国可能会以化武做为恐怖攻击的武器;第二,没有空间的界限,伊斯兰国不只在叙利亚与伊拉克境内製造恐怖血腥的斩首事件威胁当地民众,法国的巴黎、土耳其的安卡拉、黎巴嫩的贝鲁特,都曾经遭到伊斯兰国的恐攻;第三,没有国籍的局限,不管是美国人、俄国人、英国人、日本人还是中国人,世界许多国家的公民,都曾遭到伊斯兰国的残酷斩首。

 换言之,在这场新型态战争中,没有中立者,因为任何人都可能成为伊斯兰国的攻击目标,不管从人道的普世性、安全的集体性,伊斯兰国都可以说是人类文明世界的共同敌人。这也是为什幺教宗方济各会将巴黎恐攻称为「第三次世界大战的一部分」,没有一个国家可以自外于这一场战争。

 此刻,已是世界各国必须採取共同行动的关键时刻。首先,大国应扛起主要责任,特别是美国、俄国、中国与欧洲各国,应捐弃过于自利的算计,根本解决叙利亚问题,解除伊斯兰国对世界和平带来的威胁。长久以来,叙利亚内战不已,美俄欧等大国势力在中东地区的算计角力,也是推波助澜之因。俄国坚持支持叙利亚的阿萨德政府,美国、欧洲等西方国家则认为阿萨德政府是叙利亚问题的祸首之一,必须排除,这个矛盾,卡住了大国的合作。

 虽然这个矛盾不易解决,大国之间在中东地区複杂的战略利益使得互信薄弱,加上如俄国在处理乌克兰问题上与美欧存有矛盾,使得合作的脚步前进不易。但这也并非全无解决的着力点,从合作动机论,伊斯兰国对世界和平的威胁日大,其不仅攻击巴黎、威胁攻击华盛顿与伦敦等西方国家城市,也击落俄国客机造成200多位俄国民众丧生,从这个角度来看,伊斯兰国在四方恐怖点火,是各国的共同威胁。

 从合作机制论,在联合国的框架下,结合各国力量,联合反恐并解决叙利亚问题,则是目前最可行的机制。15日在土耳其举行的20国集团领导人高峰会,美国总统欧巴马与俄罗斯总统普丁在场边会谈35分钟,达成叙利亚问题共识。将由联合国出面协调阿萨德政府跟叙利亚反政府势力进行对话。习近平则在金砖国家领导人非正式会晤上指出,恐怖主义已成全球当前面临最严峻挑战;国际社会应按联合国宪章宗旨及国际关係準则,加强反恐合作。而大陆外长王毅则表示,联合国应扮演主导角色,「国际社会反恐应统一战线」。

 当然,这不会是一条容易的路,例如,法国驻联合国的外交官虽已开始与安理会人员讨论授权用武力对付伊斯兰国的草案,并準备把其草案提交给安理会外交官们,但俄罗斯有自己的草案版本,坚持要与受恐怖主义困扰的各国政府合作,在叙利亚,这个「各国政府」指的就是阿萨德,俄国仍有自己的盘算。

 至少在巴黎恐攻的震撼下,各国愿意动起来,这是正确的一步。不只大国要动起来,全世界各国包括台湾,也必须认知,在「全面与普世反恐」的新时代,必须主动承担角色。这既是尽一份国际成员的责任,也是确保自身不受恐怖攻击的警觉。

 2017年即将举行世界大学运动会,届时世界各国选手云集,就不无可能成为恐怖攻击的目标,对此,过去一直「豁免」于恐怖攻击的台湾,民众有足够的反恐意识、政府做好了充分的反恐準备,以防止、因应潜在的恐怖攻击威胁吗?台湾要未雨绸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