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网络好文 >中国时报社论伦奥何以更能打动世人的心 >
中国时报社论伦奥何以更能打动世人的心
2020-04-27
中国时报2日社论「伦奥何以更能打动世人的心」内容如下:
 
 二○一二年伦敦奥运盛大开幕,精采的片段让人津津乐道,回味无穷;许多人拿它与四年前的北京奥运开幕式相比较,感受到两个开幕式有各擅胜场的魅力,而伦敦奥运的开幕式似乎更能引发普世的共鸣;如果说北京奥开幕式是中国做为世界最古老的文明之一的提醒,伦敦奥运则是英国做为现代流行文化旗手的一次确认。北京奥运「数大便是美」,伦敦奥运「天涯共此时」,而其力量都来自于探索记忆的力道。可以说,谁能使用愈多世人共同的文化符码,谁就能够创造愈多的感动。 

 这届奥运是在欧债危机未除、国际经济有气无力,特别是欧洲各国吵嚷不止之际,在伦敦展开。世人总算可以用另一个眼光来注视欧洲的城市,即使只有短短两个礼拜的时间也好;大家先暂时忘了欧洲给世界带来的烦恼、先忘了欧陆国家彼此间的心结深重,先把眼光放在伦敦、放在在未来十多天里,人类可能缔造的传奇──是的,先忘了你、我有多少不同、有多少差异、有多少冲突,先想想,我们,曾经一同经历过什幺、一同有着什幺样的过去。 

 伦敦奥运开幕式让人震撼难忘,不只于创意巧思、不只于科技炫迷,更重要的在于:它叙述的故事有许多人的共同参与,通过向我们共同的历史经验致敬,伦敦奥运的开幕式也同时是一个对世人、对此时此刻我们的加油和打气,释放一个继续前进的讯息。如果我们曾经共同走过工业革命以来的第一波、第二波、乃至于第三波、第四波、第五波…第N波冲击,为什幺我们不相信我们可以走过眼前的难题?如果〈Hey Jude〉曾经疗癒你我纯真的忧伤,为什幺我们不相信这个世界仍然拥有温柔的安慰?是的,我们可以;是的,我们有的。 

 伦敦奥运开幕式里有太多人们熟悉的文化符号,世人一起欢笑一起忧,这是时间的神奇魔力。今年是The Beatles首次在利物浦俱乐部登台表演的五十周年;五十年的岁月悠悠而过,Beatles的歌迷一代换过一代,就连Beatles本身也已斯人憔悴,甚至如风而逝,但是当保罗.麦卡尼的歌声在伦敦奥运响起,许多人的生命顿时有了一次青春灌顶;没有太多人会计较保罗.麦卡尼的声音老了或者走音了,因为我们都进入了自己的「Jude时期」,那该是每一个人都有的年少忧郁;可能我们一辈子都没有去过利物浦,但是从那里发迹的The Beatles,却能成为你我相遇时互放的光亮。 

 二○一二年是007系列影片上映五十周年,当我们为伦敦奥运开幕式上,英国祕密情报局情报员与英国女王从直升机跳伞进入会场的片段大感惊奇的同时,我们还可以顺便分享一下谁是心目中最难忘的007?是史恩康纳莱、罗杰摩尔、皮尔斯布洛斯南,还是丹尼尔克雷格?啊,一不小心,你便透露了你的年龄。 

 豆豆先生在伦敦奥运开幕式的演出让你捧腹大笑,是因为你熟悉豆豆先生在系列电影里的风格,当然,或许你也熟悉《火战车》,你知道这首曲子的重複性与豆豆先生的表演是多幺地契合。 

 伦敦奥运开幕式打动人心,因为世人有共同的记忆,这些记忆不是昨天发生的,是累积了很久、很久才有的量变与质变;这些事情的起始点或许是在一个遥远的国度,但它们已成为人类共同的资产,每个地方、每个人,都可能拥有不同经验、都可拥有自己的诠释,连结起来,便成为一部精采丰富生命史。 

 如果有一天,台湾也有机会举办像这样的一个此盛会,我们要、我们可以说些什幺、可以表达些什幺?我们是否拥有足够的材料可以和这个世界分享、可以让世人说说自己与这个人事物也有着什幺样的关联?或许,先不要谈这幺大的规模吧,先将範围缩小到台湾自己。有什幺样的内容、有什幺样的情节,可以让在这个岛屿上的人们一同感动、一同会心?我们为过往留下了什幺样流泪撒种的时刻,以致于有一天,我们可以一起欢呼收割?这些年来不断强调、强化「彼此之间有多少不同」的台湾,有办法叙述「我们有多少共同」的故事吗? 

 能打动人心的,始终是那些「共同」,而非「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