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网络好文 >中国时报社论何必不问庶民问鬼神! >
中国时报社论何必不问庶民问鬼神!
2020-04-27
中国时报19日社论指出,新任阁揆吴敦义上任第一周,就被踢爆其赴香港之行程另有隐情。民进党着重其香港行会见中共高官要员,影射其媚共亲中;这是抹红的老招,外界并没有给予太多肯定。但此事擦枪走火所牵扯出的「算命」行程,却意外成为舆论焦点。吴院长先向马总统报告此行是考察土石流,后来却爆出诸多旁支活动,有如挤牙膏一般吞吞吐吐,值得拿出来做大格局的检视。 

 首先我们想要了解,这算命之旅究竟是事前的安排,抑或意外的插曲。这个问题对一般人而言也许无关紧要,但却牵涉到吴揆是否在出国前向马总统报告了行程规划的实情。依吴院长记者会的说法,他原先打算与朱经武校长会面,因安排未果才改去算命。这样的说辞似乎显示吴揆此行活动安排甚为空蕩,除了与梁振英吃顿中饭外,几乎没有任何既定行程。两个孩子中午吃顿无聊饭,而如果下午也没有事先预定的活动,难道来去香港只是为了坐飞机?又以香港「铁板神算」的声望与行情,也不像有「随到随诊」的空档;怎幺会吴敦义临时有兴趣,就能拨空排命盘,而且一排就两个多小时?此外,吴揆宣称算命是为儿子算,但任何人排命盘都不难排出「父母格」。那幺,铁板神算究竟有没有替台湾阁揆顺便直断一番,恐怕也是还没有釐清的疑点。 

 其实,我们并不反对算命,而即便是政府官员去卜卦问吉,也不是什幺严重恶行。我们关心的是:这趟算命之旅是否事先安排?如果是,那幺吴先生先前只向马总统报告要去香港「考察土石流」,在政治上的可议性就增加了许多。吴揆赴港为周末,港方官署不上班,真要考察也不容易由一顿阖家光临的中饭得到什幺收穫。既然马总统已事前告知组阁之事,假如香港行早有其他目的与安排,则无论如何吴敦义都该向总统报告清楚。如果因部分隐瞒而让总统与政府威信受伤害,那就是诚信的大瑕疵了。 

 其次,吴院长就任前这幺一趟行程空蕩的香港行,恐怕也伤害了他就任后一系列「亲民」形象努力。吴揆上任第一天去灾区与灾民过夜,说他是为灾民献上「初夜」,听起来固然肉麻,却也展现贴近灾民用心。吴揆上任第一天就抛出「庶民经济」口号,甚至要求副院长责成经建会与主计处编製庶民经济指数,希望能更精确掌握关乎一般国计民生指标,而不要偏听偏信官方习惯的经济数据。这当然是新院长贴近人民的宣传技巧,想要与刘前院长的高傲疏远有所区隔。 

 但是,如果吴院长真的那幺想体恤庶民,也许就该珍惜上任前的每一天、每一小时,努力倾听各类基层民众的心声,再将这些心声彙整归纳为可行的政策。真正的庶民主义,是要「自我民听、自我民视」,而不是任令铁板推算。真正的民本思想,是「未知生焉知死」的实践努力,而非在阴阳五行、紫微八卦间寻找抽象答案。吴院长就任前的黄金七十二小时如何运用,恐怕比他就任后「初夜」如何渡过,更有指标作用。 

 如前所述,官员算命或许有其心理的不安与大位的期待,但并不是什幺罪无可逭的大过失。但这就任前的一天行程,却也是给政坛爱秀的表演者一记教训。现在是电子资讯时代,任何人在任何地点的任何活动,都难免有目击者与手机拍摄的证据,当事人根本无从蒙混。政治人物要在这样的电子资讯时代存活,唯一的原则就只有「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尖牙利嘴终究不比铁证如山、慢挤牙膏总是难敌民众揭密,而求神问卜与庶民福祉之间的隔阂,无论如何是要原版呈现的。 

 庶民经济不是用嘴巴讲的,庶民福祉也不是新编几个数据指标所能涵盖的。吴内阁想要贴近人民、贴近草根,很好。但庶民不在香港、在台湾;数据指标不必从算盘推演、而要自社会挖掘;政治人物的命运不是决定于鬼神命定的天机、而是决定于台湾庶民的选票。这,才是颠簸不破的「神算」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