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网络好文 >中国时报社论何煖轩还适任吗? >
中国时报社论何煖轩还适任吗?
2020-04-27

中国时报2日社论全文如下:

 华航董事长何煖轩与空服员工会谈判竟然放水,不但大幅提高华航营运成本,更造成股价重挫、国库受损,还引发「破窗效应」,国营事业罢工风潮四处蔓延。他未能正确预判情势,固然减轻短期灾损,却酿成公司长期的财物损失与全民承担的政治蝴蝶效应,阁揆林全讚许何煖轩「救援成功」,令人难以接受。

 何煖轩对空服员「不战而降」,完全违反合理的劳资谈判逻辑,随后接连演出对企业工会的巨幅让步,依然不在乎不成比例的代价,这哪是公司经营者的态度?任何正常的企业,岂会任命一个如此无能的经营人,万一任命了,岂不立即更换?但华航不会,因为华航官股居多,损失的是政府与信任政府的小股东,董事长与任命董事长的交通部长和行政院长无所谓。小股东吃了苦头只能杀出持股,华航股价连日重挫,很快跌破面值,昨天只剩下9.62元。

 何煖轩「一支番仔火」点燃政治蝴蝶效应,凶猛难测,台铁、高铁、台电、中华邮政等国营事业工会,组织健全且有实力,在何煖轩释出发「糖果」讯号后,无不蓄势待发,弱势民营公用事业工会长期受到压抑,早已忿忿不平,受到鼓舞已积极投入反「一例一休」的《劳基法》修法。

 片面指责何煖轩未必全然公平,工会突袭罢工,救援投手拍胸脯保证「我是来做事的」,其实是在明示他接到「终止罢工」的指令,但是否应「不计代价」,恐怕未必。空服员抗争起因是权益受到打压,她们要争的是「适当」的权益,经理人该给的是「合理」的待遇,而非逾分的待遇。但国人没有看到何煖轩针对航空业整体经营环境、华航的竞争环境、成本结构与工会要求条件的财务影响做分析,却只看到他迅速举起白旗,这样的经理人对得起董事会与股东吗?何煖轩对得起国库与股民吗?不要忘了,曾是全球第3大的日航集团于2010年破产,正是因为劳资争议处理失误造成财务结构失衡,经营入不敷出所致,何煖轩难道认为华航是「不倒翁」?

 追根究柢,关键在民进党的心态。偏重劳工是民进党的文化,华航空服员罢工总统关切、院长震怒、劳动部长亲自主持协商,不成比例的规格,代表政府将此事件定位为政治事件,否则何需如此阵仗?劳资争议有法律、制度可循,高层出手证明政府以政治得失衡量劳资争议。在民主国家劳资争议是常态,不是大事情,甚至有「罢工拚经济」的说法,哪需如此紧张。

 民进党在野时期是工运的支持者,弱势劳工上街争权益都可见到民进党的身影,因而获得弱势劳工的选票回馈;但作为执政党就必须全方位、多面向掌舵国政,不能只有劳工选票的考虑。

 「开第一枪」的空服员以3万旅客权益、120航班服务为筹码,创造对资方、政府的压力,出发点是捍卫自身权益,社会可以接受。相对资方,居于劣势的劳方,必须凝聚出让资方在乎的抗争实力,才可能争取到合理的权益,但这是双面刃,难免会伤及无辜的第三者。

 挟无辜第三者权益作为抗争筹码,就工运伦理来说,已遭到质疑,尤其是与民众生活相关的维生系统、公用事业,近年来更要求尽量减少扰及民众正常生活,若因此引发民怨,对罢工争取权益将有负面作用。罢工频繁的以色列早已发展「有序罢工」的文化与技巧。

 前些年以色列大罢工,航空事业在早上10点才加入,因为飞欧洲的航班10点前全数起飞,避免过度影响商务旅客;水、电、瓦斯营运人员都不参加行动,让维生系统正常运作。关键在公用事业深知抗争对象是发薪水的财政部,不是无辜第三人,尽量不让无辜者受到影响。法国也以罢工频繁闻名,但法航罢工都承诺维持80%班次依班表运作;教师罢工通常在周日上街;抗争教育政策才会选在上班日下午,不影响学生的受教权。

 何煖轩点燃工潮野火,引发政经负面效应,经济损失得由普罗百姓承受,何煖轩不该引咎辞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