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网络好文 >中国时报社论促进通讯传播产业发展 才是硬道理 >
中国时报社论促进通讯传播产业发展 才是硬道理
2020-04-27
中国时报19日社论--促进通讯传播产业发展 才是硬道理,全文如下: 

 堪称是「民粹式立法」典範的《媒体垄断防制与多元维护法》,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于今年四月间送请立法院审议后,立法院交通委员会併同民进党版及国民党版等不同版本,赶在临休会前匆匆完成委员会初审,并在上周的立院临时会中,经由民进党团的坚持,列为临时会的优先审议法案。 

 有鑒于此一极具针对性与高度争议性的重要法案,行政和立法部门竟以近乎飙车的速度,草案研议过程既未博採周谘相关学者,特别是媒体实务界的意见看法,立法院审议阶段更是一味求快,把不同版本拼装成一个四不像的大杂烩。包括中国新闻学会、中华民国新闻媒体自律协会、中华民国广播事业协会、中华民国广播同业公会,和台北市报业商业同业公会等五大事业媒体社团,破天荒于昨天发表共同声明,指陈《媒体垄断防制与多元维护法》的部分条文内容,逾越NCC法定职掌範围,恐有严重侵犯新闻自由之嫌,也违反了宪法第十一条保障言论及出版自由的基本精神。 

 归纳此一「共同声明」的诉求,重点其实有二。其一是质疑包括报纸和杂誌在内的纸面媒体,原非NCC的管辖範围,但在立法草案中却把即使没有参与跨媒体整合的纸媒,也比照广电媒体,要求每年必须将营运的基本资料送给NCC备查,要求全国性日报应订定新闻编辑室公约,要求纸媒资本额达一定金额应设外部董事,要求纸媒不得有不公平竞争行为,否则NCC即可干预并处以罚锾。凡此NCC实已构成违法扩权,并有箝制新闻之嫌。其二是草案不少对媒体规範的条文,定义十分模糊,令媒体无所适从,甚至因怕动辄得咎而将产生寒蝉效应,同时还可能引发NCC欲藉此箝制新闻自由之疑虑。 

 综观五大新闻专业团体所关注的议题,其实只是具高度争议性的反媒体垄断法的一个小环节。事实上回顾此一法案在研议立法之初,针对在今天网路新兴媒体发展,透过网路每个人都可以方便地「临近」各式各样媒体,甚至还可以透过个人网站主动发布讯息,行政院政务委员张善政即曾公开指出,所谓的「媒体垄断」处于今天的「全媒体」时代,根本是一个假议题。準此,则所谓反媒体垄断是否有必要立法,主管机关自应博採周谘,而非随着民粹起舞。

 尤有进者,包括亲民党立委李桐豪,以及不少传媒学者,认为NCC做为国家通讯传播的主管机关,在《通讯传播基本法》第一条开宗明义设定成立NCC的目的,就是要「因应科技汇流,促进通讯传播健全发展」。然而NCC从成立迄今,先是对广电媒体展开「无微不至」的规範与惩处,继而又要搭反媒体垄断的便车,以维护媒体多元和专业自主之名,行扩权干预、箝制纸面媒体之实。而唯独在面对网路科技日新月异的今天,各国莫不加速资讯汇流的脚步,力争通讯传播产业的国际竞争力与话语权的当下,我们的NCC在这个方面却几乎是交了白卷。我们认为,即使监察委员不提案纠正NCC的怠忽职守与不作为,NCC在加强管控媒体和促进产业发展之间难道不应该兼筹并顾吗? 

 进一步探析NCC何以对其前述两大法定任务,会出现如此过度作为和近乎不作为的异象,我们认为,其中的癥结应该在于行政机关的通病,对于如何管理业者相对较为娴熟,但对于如何辅导业者促进产业发展则相对较为陌生甚至是无能为之。结果就使得台湾的资讯传播产业,原本被期待在既有的厚实高科技产业支撑下,可以于网路新时代大展拳脚,最后却落得资讯汇流的进度,不只已远远落后南韩,甚至也被中国大陆超越。这种国家竞争力的落居下风,毋宁才是马政府所应引以为忧,NCC又怎能分心旁骛,不思急起直追的对策。 

 总结来看,我们欣见五大新闻专业团体针对内容荒腔走板偏差的《媒体垄断防制与多元维护法》,终于不再集体失声。业者站在第一线,痛感台湾媒体经营环境在过度规範下碎裂化为不具竞争力的中小企业,正所谓心所谓危,不能不言,至于能否对迷失方向感的马政府,以及遭民粹绑架的立法部门,产生振聋发聩的效应,大家就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