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网络好文 >中国时报社论修党章不急 马该急的是贯彻执政意志 >
中国时报社论修党章不急 马该急的是贯彻执政意志
2020-04-27
中国时报26日社论--修党章不急 马该急的是贯彻执政意志,全文如下:

 马英九总统顺利连任国民党主席后,回应党内中生代团体对「换轨制」的诉求,表示要着手修改党章,直接让总统兼任党主席。马英九还强调,他在最后一任党主席任内修改党章,没有自肥问题,而是建立制度,符合党的利益。揆诸朝野曾经有过的执政经验,马英九此议符合党政运作的基本原则,无可置疑,不过,衡酌台湾此时此刻的政治经济难题,此议却是最不急之务,缓事急办,只会引来无谓批评,甚至争议。

 从制度面看,依国民党党章,主席任期四年,马英九这一任的任期到二○一七年,中生代团体要建立换轨制,主旨是为马英九于二○一六年总统任期届满,若国民党继续执政,不要有一个「太上党主席」指三道四,徒增政府运作之困扰;但是,政治现实是:马政府执政民意支持度低迷,不要说对二○一六年大位之争是利是弊,明年底七合一选举就是一道大关卡,莫怪党内异议者反问,此时研议修改党章让总统兼任党主席,难道是为明年底选举失利,党主席不必负责而提前布局吗?

 政党是广义的民间政治团体,其运作之解释空间远较政府组织弹性,这也是为什幺马英九本届竞选连任前,即使有党人认为马英九第一任时发生特别费争议而辞卸党主席,当选总统后回任党主席是谓第二任,而主张马英九不能再竞选连任,但内政部认可民间团体连任得连任一次之定义,可以由民间团体认定何谓「一任」或「连任」,简单讲,就是国民党认为马英九连任无违党章,就不违法。

 为什幺民间团体可以较鬆散的界定?第一,此属政党内部之事,与公众无涉;第二,根据各政党或各民间团体之内规,当选者不表示非做到任期结束不可,各团体自有一套规则,不论是改选或指定代理,只要不影响其正常运作,政府不必插手。民进党执政时期,前总统陈水扁也曾经一段时间不兼任党主席,这中间有过柯建铭、吕秀莲、蔡同荣、谢长廷是代理,也有过苏贞昌、游锡堃是补选。

 不论陈水扁或马英九,在当选总统初期,都曾经声言不兼党主席,要当「全民总统」,但政治现实逼着他们掌握党权,有利于以党辅政或党政密合。「党政合一」在政策面,将党的政纲和选举政见落实于执政,符合民主国家之常态,但若是国库通党库或以行政资源辅选等,则不可能被接受。

 扁时代的弊端不在国库通党库,但却发生政治资源通扁库的弊案,而反核政纲落实于政策则因为民进党非多数执政,而酿成政治大风暴,但陈水扁至少还是做到了党政资源与人事一把抓,终其总统任期,声望再低迷,少数执政的民进党人还是得围绕着扁意志旋转。

 反观马政府,第一任初期马英九总统声望之高,无人可望其项背,然而,安稳过度金融风暴的刘内阁却在国会左支右绌,八八风灾之后,曾经声言专心政务不兼党主席的马英九改弦易辙,决定兼任党主席,熟谙现实政治手腕的吴内阁,相对顺利地通过国会考验,但马政府声望却再回不到过去;及至第二任陈内阁再度碰壁,虚耗一年,江内阁上阵,形象再好都敌不过内忧外患,不论是核四公投或十二年国教,都无法得到党人的全力支持。

 质言之,兼任党主席的马英九总统,显然并未发挥党政合一的优势,促成政策之强力落实,即使最简单的大埔园区拆迁案,时任行政院长的吴敦义协调不拆,时任内政部长的江宜桦为此召开都委会决定不拆,中央决策却节制不了地方,地方政府依然故我,硬生生拆了,现任行政院长江宜桦还要吞下自己当年的遵从院长协调决议而做的会议结论,从中央到地方、从行政院到立法院,没有一个环节是党政运作发挥功能的,遑论其他连党人都未必支持的重大政策,请问:党政合一何用之有?

 马英九连任党主席后,国民党多数执政依旧未变,然而,马政府执政难题同样未解,身为兼任执政党主席的国家领导人,马英九要思考的是如何贯彻执政意志,而非浪费时间与精力为后人谋是否顺理成章兼任党主席;捨此不为,不必等到二○一六,不必修改党章,明年底七合一选举失利之后,他就会成为当年困坐官邸的李登辉,遗憾地看着蛋车群聚要他下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