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诗歌散文 >中国时报社论人民对检察总长的期待 比总统高 >
中国时报社论人民对检察总长的期待 比总统高
2020-04-27
中国时报20日社论指出,监察院昨日以八比三的票数,通过对检察总长陈聪明的弹劾案,并以七比四的票数通过「急速救济」之处分。未待法务部的处分决定,陈聪明旋即请辞!他是第一位由总统提名,并经国会同意任命的检察总长,也是第一位被监察院弹劾的检察总长,然而,这些纪绿,对陈聪明而言,既讽刺又让人唏嘘。 

 自扁案爆发以来,陈聪明反覆困在扁案流言蜚语中,难以脱身,其间还多次传出他倦勤之意,但都遭他否认;这次遭弹劾并决定辞职后,他出面表示,办扁案这幺久,「起诉了,也押了。」他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幺?对于立委、监委非弹劾他不可,也认为「针对性太强。」 

 陈聪明的抱怨,容或有他的道理,毕竟,以监察院提出的调查报告和弹劾案文看来,他并无违法乱纪,只是于道德观感上有亏,道德观感可以成为弹劾的理由吗?对比过往也因为失言被监察院弹劾的前新闻局官员相关事例,陈聪明遭弹劾也不冤枉。 

 陈聪明与扁案重要关係人黄芳彦交朋友,只要黄芳彦没捲入扁家庞大的弊案,陈聪明当然没错;即使黄芳彦捲入了弊案,但陈聪明公私分际清楚,也不会有错;陈聪明错的是,就在扁案沸沸扬扬,特侦组侦办动作加大加速之际,他莫名其妙地跑到黄芳彦宅邸,所谓「瓜田李下」,身为资历这幺深的司法人员,陈聪明不可能不了解,他私会黄芳彦有多幺不恰当,遑论最后黄芳彦竟神不知鬼不觉地潜逃出境,迄今未归。更可议的是,根据监察院调查报告,陈聪明会黄芳彦时,竟还有当时的法务部长施茂林,做为黄芳彦多年旧识,陈聪明当然不仅只是道德上说不过去而已。 

 更让人非议的是,在舆论披露陈聪明的不当行止后,陈聪明先是拖、后是赖,就是不肯承认他做过的事。而根据监察院调查,陈聪明出入黄家不只媒体揭露的一次而已。除了黄芳彦,同样的,陈聪明还和扁家洗钱案证人蔡姓建商应酬,离谱的是,他甚至亲往这位建商的办公处所,向建商表达歉意。堂堂检察总长有什幺需要屈尊降纡,为了一顿饭向建商致歉?这个答案,迄今陈聪明没有交待。 

 监察院认定,陈聪明身为检察总长,和案件当事人有不当接触和餐宴,甚至涉及纵放人犯,他又是特侦组的主管,因此,「非调离斯职,无法侦办。」于是通过要求法务部对陈急速处分。当然,这个处分随着陈聪明请辞,已经没有意义,接下来,就等马英九总统三个月内提名新的检察总长,至于特侦组会不会因为新的检察总长再度面临改组的问题?就只能看后续几个月的发展了。 

 铺天盖地的扁家大弊案,缠绕台湾数年,也终于拔掉了一位检察总长。黄芳彦已经跑了,眼看着没有返台的可能,扁案仍有许多疑云因此未彻底解开,陈聪明即使辞职,所有未解开的谜依旧存在;这个弹劾案来得会不会太晚?即使太晚也必须到来,因为扁案枝叶庞杂,无案不包,第一波侦结起诉并一审判决后,还有第二波、第三波仍继续侦办中,陈聪明离开现职,至少对特侦组后续侦办弊案的公信力,还是有所助益。 

 检察官身分特殊,是执国家公权力之人,本来就应廉洁自持,并维持公正超然形象,这几年,司法检察系统不断追求改革,为的就是要强化国人对司法检察的信心,检察官甚至还订有守则,自律行止,交友应慎重是其中要求之一,或许太抽象,但是不得接受利害关係人的招待、非职务关係不得接受招待,则是清清楚楚毫无模糊空间。 

 诚如监察院所言,陈聪明做为检察总长行为失检,不能敬慎自持,严重影响检察机关威信、政府形象,以及人民对检察机关的信赖。「正直」与「诚实」是法律人无可替代的美德,位列全国检察官之首,确实已负国人对他的期待。 

 想当初,扁政府以清廉起家,为了塑造政府廉能形象,才改制让检察总长由总统提名国会同意,并明订任期制,为的就是让特侦组能放手办案。说来感伤,结果办的第一件大案就是扁案,而备受社会期待的检察总长最后竟遭弹劾,任期未竟即请辞,陈聪明足堪为来者鉴,任何接事者,不要忘了,人民对检察总长的期待,比对总统的期待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