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诗歌散文 >中国时报社论从救援HTC看台湾科技产业困境 >
中国时报社论从救援HTC看台湾科技产业困境
2020-04-27
中国时报18日社论「从救援HTC看台湾科技产业困境」内容如下:
 
 曾是台股股王、台湾品牌扬威全球、被视为台湾人骄傲的智慧型手机大厂─HTC,近日成为社会焦点;而议题,竟然是政府要不要、或说该不该救援。HTC目前的困境与问题,也正是台湾科技产业的问题与困境。 

 HTC在台湾是一家传奇性极高的企业,它的创办人是女性企业家,而且是台湾经营之神王永庆的女儿王雪红;王雪红只身创立过两家曾为台股股王的企业;宏达电一九九七年才成立,以作PDA起家,之后转战智慧型手机,二○○六年,走起品牌之路;乘着风潮短短几年内就开宗立派,股价两度站上千元,是台股中的亮点;在全球智慧型手机市占率一度达一六%。但去年以来接二连三的挫折则使其市占率腰斩、营收腰斩、股价更从去年四月底一千三百元高点下滑到二百多元,市值蒸发近九千亿元。 

 宏达电成功的核心方程式,其实还是台湾数十年来最擅长的製造;用过宏达电手机者,对产品的品质、性能、卓越,总会说「讚」;尤其,宏达电又有别于大部分以代工为主的台湾科技厂商,以台湾品牌行走全球;宏达电纵然顺势而起、成就品牌事业,但在激烈竞争中,缺点也暴露无遗。 

 短期而言,专利权掌握不足,让苹果在全球告透透,产品上市饱受干扰,甚至新产品一度被美国海关扣押无法上市;对品牌经营与打造、产品行销,仍缺乏如跨国品牌大厂一样的专业、经验、与投入。获利最丰厚时,大发股利,并未以更多经费与资源投入品牌打造与行销,相较它人,宏达电的投入只有其四分之一左右。而今年新上市的手机出现萤幕品质问题、同型手机在台上市者使用旧款处理器…等问题,公司处理的不当,更显示其管理上的盲点与问题。 

 长期来看,这场全球科技产业大战中,苹果与谷歌都拥有本身的作业系统、后端服务体系、全力建立自己的「生态圈」;亚马逊虽然用谷歌的安卓系统,但却拥有强大的后端服务体系;正大力切入这个市场的微软则与手机大厂诺基亚联盟,除了拥有自己的作业系统外,也全力打造后端服务与「微软生态圈」。即使韩国三星,也已拥有自己的作业系统Bada,并已打入开发中国家,以鸭子划水方式慢慢建立自己的生态圈。但这一切,宏达电完全没有、似乎也不可能有能力打造出自己的作业系统与生态圈;只能以「靠行」方式,倚靠安卓或微软系统,最后赚的还是硬碰硬的硬体钱、管理财。到最后,宏达电只剩下硬体的优越製造能力了。 

 宏达电的优点与长处,正是台湾科技产业累积数十年、最是傲视全球之处;但其缺点与局限、及其长期发展的隐忧,也正是台湾科技产业的最痛之处。 

 几十年的科技产业趋势看出,只赚硬体钱是短暂且利润低、被替代性高;软体与服务的钱则利润高又赚得长久;品牌打造不易,但成功后可成就百年基业,也是可享有高而久远的利润。至于代工,更是辛苦的「打工钱」,大部分代工厂商很容易被成本更低的后进者取代,沦为「茅山道士」、生产基本从台湾搬到大陆沿海、沿江、最后转进内地,长期面对后进者以更低价抢单的压力。 

 苹果卖个iPhone毛利超过五成;IBM在九○年代毅然由卖硬体的企业转型为科技服务企业而获重生…。这些事实,大致上就已描绘出科技产业的风貌与台湾产业的困境。 

 对宏达电经营上的问题、市占率的衰退,政府能作的不多─或几乎没有。道德劝说国人爱用、多用HTC产品,是最廉价、也最无效的方式。但政府也不可能投入任何资金援助宏达电,事实上,也不需要;因为宏达电还是一家有获利、现金流良好的一流企业。政府该思考的是,能否有方法结合政府与民间力量,突破数十年来,在主要技术、专利权授权、没有自有作业系统、无后端服务能力、甚至缺乏品牌出口等缺点,导致受制于它人的问题。这种突破,才能带领台湾科技产业突围,走入「许诺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