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诗歌散文 >中国时报社论从江蕙玩命谈群众集体鸭霸 >
中国时报社论从江蕙玩命谈群众集体鸭霸
2020-04-27
中国时报20日社论全文如下:

 台语天后江蕙的封麦演唱会,从娱乐新闻变成社会新闻,「祝福」带来了暴动。买不到票的粉丝集体要求加场,喊出「别让粉丝不开心」!最后终于决定增加9场,意思是江蕙将要唱25场。这对「每次开唱都在玩命」的江蕙来说,应该是个不小的挑战。不过,粉丝们在乎吗?

 70、80年代,台湾餐厅歌秀正盛,曾有秀场天王被黑道大哥拿枪逼着非唱不可,一位知名男性歌手决定不再唱餐厅秀,虽然那是当时赚钱最快的方式。黑道暴力纵然可畏,粉丝暴力说来也相当具有杀伤力。这个年头,谁都不肯吃亏,你可以买到江蕙演唱会的票,为什幺我就不可以?为了公平起见,江蕙只好加场。

 这个时候,又有几个所谓的粉丝真的关心江蕙封麦的理由呢?谁关心江蕙长期内耳失衡、患有严重的眩晕症呢?连续唱这幺多场,而且场场都要绝对完美,她受得了吗?真正的粉丝、出于爱与疼惜的粉丝,当然会去抢封麦演唱的票,但若真是抢不到,应会打从心底祝福她;盼望江蕙封麦之后,好好珍爱自己,大家山水有相逢、明天会更好。是什幺样的粉丝会气势汹汹非要江蕙加场、加场、再加场,加到让他们买到票才肯放过呢。

 江蕙演唱会出现的种种购票乱象,其实也具体而微地显示出台湾这些年来恐怖的「群众力量」。台湾人的集体霸道与任性处处可见,且近年来有愈来愈强悍的趋势。包括在天候不良时,总有群众鼓噪,硬要飞机起飞;还有人为了在庙里抢头香抢到打架,本应祥和平安的庙宇,却搞得人心忿怨不平。动不动呛声,不管发生什幺事,群众肉搜、揪出当事人、然后逼他「踹共」,似乎已成了各类社会事件的SOP─台湾的群众极爱争先恐后凑热闹,人多之处就常有乱象,人们的情绪很容易因为一点小状况就被鼓动、被挑动,凑热闹之后就是打群架;不问青红皂白,仗着人多势众就恣意妄为,轻则叫骂、重则杀伤,不幸新闻层出不穷。

 群众暴力常常伪装为正义之师,堂而皇之地进行道德霸凌。这些年来,台湾在公、私领域晦暗不明处就常常上演着这样的故事。粉丝也者,也就不乏是隐藏着愤恨、偏激情绪者的一种身分掩饰,带着危险的因子。

 部分号称江蕙粉丝的人,把一件本为美好的事情,变质为群众的暴力,买不到票就咆哮、敲门;另一种现象则是,一排又一排的粉丝拿着看板叫着「我们要江蕙!我们要江蕙」,看似温柔呼唤,实则如同威胁。

 舞台上的人当然有权力选择在什幺样的时间点、什幺样的情况下,走下舞台、褪去光环,从此飞入寻常百姓家,然而,难就难在粉丝不肯放人;过去粉丝的变相暴力,多半是个别行为,例如听闻偶像结婚了就绝望的自残自杀等等;如今的粉丝暴力却常常是集体行为,挟爱慕之名行压迫之实。

 当然,这一类的事件也不单单只发生在演艺圈,涉及意识形态与公共利益的政治圈,或是分子複杂、一呼百诺的社会街头也不乏类似的现象,之前令人髮指的夜店杀警案不就是典型群众暴力最血淋淋的呈现吗?

 包括网路在内的新媒体因传播速度快,更容易出现聚众的效果,再加上这一类媒体所传播的讯息通常比较直接、简要,不见得呈现事件的全貌,片面的资讯加上群众快速集结,无论是在虚拟的网路上,或是实体世界,往往都能在短时间里就「没事变有事;小事变大事」,转眼见群情激愤,还来不及釐清真相之前,当事人早已遭到汹涌而来的言论暴力,甚至从此被贴上标籤,再也难以去除。

 相关批判言论一旦挂在网路上,简直可以说等同于「永垂不朽」,不论什幺时候,只要上网搜寻都看得到。这不但是一种群众的集体霸凌,甚至可能成了如同霍桑小说《红字》里的那个「A」一般,成为当事人一生的耻辱印记。霍桑最终还在小说里让被印上A字的女主角平反了,而今天受到群众任意使用各种语言暴力所伤害的公众人物,有机会找到他们应有的公平正义吗?

 人多势众、积非成是,小则强迫艺人演唱会加场,大则逼使公共政策转向,令人忧心的暴力与扭曲愈来愈多,实在值得我们好好省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