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诗歌散文 >中国时报社论从间接选举末代特首 看香港民主 >
中国时报社论从间接选举末代特首 看香港民主
2020-04-27
中国时报26日社论「从间接选举末代特首 看香港民主」内容如下:
 
 第四届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已于昨天选出,由行政会议召集人梁振英获选,但整个选举过程争议不断。我们认为这次选举对香港,乃至对中港台三地关係未来都有长远的影响。 

 首先,这次选举仍是间接选举,香港特首由来自香港各区各界一千两百名选举委员选出,并不是由全体香港居民普选,但这也将是最后一次,五年后下一届特首将由普选产生,而立法局议员也将在二○二○年由普选产生。对于香港居民来说,不能直接投票决定,还需要间接由代表行使,是令人气馁的;尤其在两个月以前,才看到邻近的台湾总统大选是如此的生气蓬勃,更让香港人觉得目前制度的不公平。 

 由香港大学发起的「民间全民投票」几天来吸引了超过三十万的香港居民,大排长龙,投下象徵的一票,抗议不能够直接选举;虽然其中有五十五%空白票,并不能反映出真实民意,因为这些是最积极的政治参与者,他们反映出的看法自然是局部的,不过,三十万的民意,港府还是需要正视的。 

 其次,选举过程中,抹黑攻讦不断,是有史以来最激烈的选战,香港普遍把这次选举称为「猪狼之争」,把唐英年称为猪,把梁振英称为狼,反映了舆论对这两位候选人性格的批判。 

 唐英年的争议,主要反映在他所说的话与做的事,他是权贵之后,没有经过选举洗礼,碰到压力只知退缩;相反的,梁振英似乎有现代政治人物的性格,选举期间,外界盛传他曾经秘密加入中共地下党组织,所以获得北京方面青睐,迅速崛起,担任基本法谘询委员会秘书长。九七年政权交替后,进入行政会议,两年后立即成为召集人。但梁振英参选行政长官的企图心并未获得香港退休与现任高官,以及地产财团的支持。 

 最后,过去选情单纯,无论是董建华,或是曾荫权,北京在选前明示或暗示,都会让港人知道属意人选;但是这次的情况却较为複杂,北京并没有公开声明支持特定候选人,只有总理温家宝表示,相信香港定能选出多数港人所拥护的特首,但学生团体与民主党批评中联办明目张胆的介入选举,甚至动用胁迫手段要求支持属意的候选人。 

 事实上,这次选举对北京也是个学习的经验。刚开始是希望「先唐后梁」,让唐英年担任最后一次间接选举的特区长官,下次普选再由梁振英出马,虽屡屡示意,甚至召他赴北京谈话,但梁振英执意不肯,最后等唐英年开始自我毁灭,私生子、豪宅违建,丑闻一件一件併发,才转而支持梁振英。 

 选举已经结束了,梁振英将在七月一日就职,但是五年之后,将会举行前所未有的普选,由香港人自己选出特首,从台湾的经验出发,未来有几点趋势值得注意。 

 自从政权移转之后,香港人珍惜「港人治港」的权利,对中联办或其他北京驻港机构的介入,非常在意;然而北京对香港选举的影响会是一直在的。中联办如果介入的方式涉及触犯法律,如政治献金、胁迫手段,自然有法制方式可以防治,但是要北京不介入,就像是要美国不介入台湾选举,一样不可行。 

 香港与台湾之所以不同,是因自殖民时代开始,香港政策的形成和制定一向就掌握在公务员手中,各个政策部门的首长由资深文官出任,掌握了拟定政策的大权,这种不受政党政治干预的英式文官制度,在过去数十年来运转得非常好,政策的执行也很稳定。所以过去香港社会并不特别在乎候选人是否充分坚持民主立场,选出有能力的特首才是最重要的,也因为如此,民主党候选人何俊仁,在各项民意调查中,他的支持率也远远不如梁、唐二人,长期徘徊在十%左右,甚至在个位数。 

 但是未来,香港不再是公务员治港,未来社会的冲突会藉选举而表面化,台湾是统独,在香港很可能是中产阶级与大财团之间的矛盾,举凡贫富不均、房价过高都是政治议题,这些冲突议题必须要藉选举的方式来解决。 

 因而,未来民主党的支持度很可能将逐渐扩大,北京对香港政治的操作也越来越成熟,但千万不能忽略香港市民阶层的主流意见,这才会是香港政治稳定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