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诗歌散文 >中国时报社论以马总统为核心 打出执政基本队形 >
中国时报社论以马总统为核心 打出执政基本队形
2020-04-27

 中国时报12日社论:不一样了!在马吴王同心「强力」固票,外加积极複式的动员下,立院对考试委员同意权的投票全数过关,包括绿委有意见的副院长提名人伍锦霖,也包括部分蓝委很有意见的试委提名人蔡式渊,都在没有意外的情况下过关。这个结果清楚说明了一件事,只要马总统带头动起来了,就全部动起来了,所谓的府院党政的运作平台只有一个,就是马总统自己。 

 容我们在这里再放个多余的马后炮:如果上周监委同意权的行使,就能像这周处理试委一样当回事来操作,结局会不会不一样呢?很难说,但至少不会像上周五结果出来时那般难堪吧!说不定此刻的沈富雄都準备要风光上任,根本不会有什幺闲工夫去讥评马政府「有一堆不太能干的好人」了,但大势毕竟已定,历史也终究无从改写,国民党部分立委「党同伐异」的恶劣表现固然令人讨厌,但马总统如果连国民党都搞不定,他以后还能有效领导吗? 

 这两个不同的结局,也清楚的说明了另一件事:再複杂的政治纠葛,最终还是取决于「事在人为」!什幺马总统坚持要「党政分离」、「退居第二线」,什幺王金平要谨守「国会议长角色中立」,什幺吴伯雄为了「避免党内分裂,才开放投票」等等,其实都是卸责的政治托辞,上周就是各方尽在扯这些废话,行动上却是一无作为,结局就是一片混乱,导致马吴王「三伤」收场。这个礼拜那些政治语言全搁在一旁,三个人全部「撩落去」,结局也就完全不一样了,没什幺人再指责马英九、王金平不守分际,国民党也没闹分裂,至少表现出像一个团队了,不是吗? 

 一个七百多万票选出的总统,一个在国会占有三分之二席次以上的执政党,本来就该表现出这种气势,对不对?马总统提名考、监委的决策模式是可以讨论,提名人选的适切性也可以争议,但只要进入党政运作程序,大众关注的焦点都只会集中在「执行力」的上面,也都只会根据「结果」去下论断,结果对了,就什幺都对了,这一点,此刻的马总统应该最了然于胸吧! 

 看清了这一点,马总统应该就知道,他的角色不是耍嘴皮讲便宜话,例如讲些「我们不是被吓大的」之类的无聊语言,他更不该在国事如麻时刻,还闲情逸致的下乡去long stay,因为此刻的国际大环境不允许,国内民众的感受也不对劲,他必须让自己成为政局稳定的轴心,而不是加入乱集团中着跟着一块乱转。 

 要知道,当下「内阁改组」的论述之所以有操作的空间,确实是整个执政团队的运转出现了问题。刘内阁显然是低估了决策环境的险恶,此刻油价飙涨危机已完全不同于一九七○年代,股价的崩跌危机也不同于本世纪初的网路泡沫化,媒体与资讯的开放更不同于以往,再依赖早年技术官僚的逻辑与傲慢行事,结果就是动辄得咎。以苏花高替代道路的决策模式为例,以刘揆最起码的政治智慧,怎幺可能看不出来这个议题是个高度政治性的马蜂窝?只要一捅就是没完没了,再怎幺样都不能让交通部仅凭部会的本位去自行操作,结果竟然真的就是迈向最糟糕的结局,让环保团体与花莲地方政治人物各自升高了对抗力道,最后就是刘揆不断改口,马总统再出来缓颊,进一步退两步,如果马总统的所谓的「退居第二线」全都是像这样,先捅成危机后再出来善后,那幺原本寻常的政策危机,就会演成治理危机,进而导致信心危机,再下去就是领导危机了。 

 马总统想做全民总统并没有错,他想谨守总统的宪政角色分际也值得肯定,但他永远不能忽略的事实是:他毕竟是七百多万票选出的总统,他必须在许多关键时刻向人民展现他在有效领导,他可以选择不兼党主席,但他必须让自己成为府院党政的运作核心,而不是各玩各的,所有的重大政策、重大人事等,他都必须亲上第一线介入协调,绝不能先在事前置身事外,事后再危机处理,而是都要像这次处理考委同意权的投票一样,把一个执政党该有的基本队形打出来,否则照先前的情况演变下去,随便一个电视名嘴,恐怕都会比他的影响力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