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诗歌散文 >中国时报社论企业该跟「蔡总统」争取什幺? >
中国时报社论企业该跟「蔡总统」争取什幺?
2020-04-27

中国时报22日社论全文如下:
 
 今年经济的政策与变局应该是国政中的重中之重,民进党总统当选人蔡英文在就职前后,也将启动与企业、产业的沟通与互动。面对这幺一个新政府、新的政经变局,企业该跟「蔡总统」争取些什幺呢?

 回顾过去一甲子的台湾经济发展历程,大致上是在稳定的政策环境下,透过政府各种产业政策与租税奖励,实现逐步开放,民间企业与产业实现技术升级、产业典範移转,经济重心由国家转到民间身上;台湾的经济与贸易藉此融入到全球经济中,晚近20年,则因大陆的快速成长与地利因素,大陆成为台湾主要出口与经济动力来源。

 不过,「成功方程式」过去了,现在必须面对一个大变局与风险了。内部方面,民众对经济开放的疑虑、甚至反对,社会对租税奖励亦不再支持;对外方面,台湾经贸边缘化危机让台湾经济由融入全球经济变成有被排除的风险,而两岸经济关係前景更因政权轮替而成为一个未知数;乃至国内产业的技术升级与竞争力,也有放缓的迹象,更兼有红色供应链兴起的竞夺。

 面对此一新局势,企业界可以、而且应该向未来新政府要求、反映的核心价值,应该就是:持续经济开放路线,绝对不要退回闭关、保守甚至管制的路线。虽然个别产业或企业的利益,可能会倾向不要开放;但从整体经济看,开放才是成功的硬道理,从台湾乃至全球的经济发展史都可看出,开放的经济体才能维持并强化竞争力,同时持续提升经济规模与国民所得。

 维持经济开放的意义不仅在强化本身竞争力,同时也是融入全球体系、维繫两岸经贸关係的枢纽。为了突破经贸边缘化的危机,台湾必须加入诸如《跨太平洋经济战略伙伴关係》、《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係》、与其他国家签更多自由贸易协定,这些都必须基于开放的思维与基石上才能为之;甚至稳定两岸经贸关係、尽快签署两岸货贸协议以支撑台湾出口在大陆的市占率,也必须基于开放的经济思维。

 企业在此持续开放的思维下,就可要求新政府尽快突破经贸边缘化,达成加入TPP的目标、完成货贸签署─这是新政府非全力达成不可的目标;因为经贸边缘化的风险,不仅影响对外出口,更影响民间投资信心,也难吸引外资来台。

 台湾出口已连续12个月衰退,1月衰退幅度仍为两位数,眼看就要超越金融海啸时连续14个月出口衰退的纪录了;出口差,经济不可能好,台湾出口与经济风险之高由此可见,新政府不可等闲视之。

 但在向新政府提出这些期待与建言的同时,我们也认为企业不必、也不应再向政府要求各种租税优惠的产业政策了。台湾行之数十年的产业政策与租税奖励,确实曾扶植起科技产业,造就如台积电这样具全球竞争力的企业;但这种类似由「政府挑选优胜者」的方式,其风险亦高,台湾「四大惨业」的景况,当足以为戒。

 而早年确定是民间企业力量较弱,需要政府对产业方向给予指引与奖励,但今日民间力量早已远超过政府,政府是否还适合、甚至说还有能力扮演挑选优胜者的角色,值得怀疑。

 而产业租税奖励多年来更让政府税收损失超过1兆元。以台湾低到只有12%多、几近为全球最低的租税负担率、政府财政的窘迫,以及社会对减税的反感,更基于各产业公平竞争、同等赋税的观点,企业再一味要求减税奖励,难得到社会的支持与认同。从过去的例子看,租税奖励或许可让企业得到一时的利益与生存空间,但最终决胜点仍在企业本身的竞争力是否与时俱增。

 虽然我们不认为企业该要求租税奖励政策,但对政府其他政策,却绝对有要求的正当性─包括政府保持政策与法令的稳定、尊重合约、去除各种法规的投资障碍、供应充分的水、电、土地供企业投资、提升政府效能等,当然还有更重要的维持两岸关係稳定。

 这些几乎是一讲再讲,也是经济与投资是否有良好表现的关键。当然,我们更希望新政府能做到这些要求,带领台湾经济走出困境、迎向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