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诗歌散文 >中国时报社论修劳基法才是真正前瞻 >
中国时报社论修劳基法才是真正前瞻
2020-04-27
中国时报19日社论--修劳基法才是真正前瞻

 政府施政固然不该朝令夕改,但如果明明是一个明显错误、后遗症严重的政策,却硬是不肯改,这就不足取了。遗憾的是,一例一休仓促修法造成的伤害,蔡政府却不愿面对,这种拒绝面对问题、处理问题的逃避心态,无疑将让伤害继续扩大。

 一例一休上路半年多,劳动市场与企业运作大乱,冲击至今仍未见舒缓。其中更多的争议是因为加班工资太高,企业宁可不要劳工加班,劳工收入因此下降;更有部分原本需要弹性运作的企业,因法规失去弹性而难以为继。台湾一例一休却是少见没有赢家、不分蓝绿同声批评的政策,因而被工总称为「劳、资、社会三输」的政策。

 社论指出,《劳基法》难以执行,站在第一线负责劳检的地方政府最是点滴在心头,几个蓝营及观光大县首长在实务压力下首先表态拒绝执法,台北市长柯文哲也加入反对执法行列。北市劳动局「六度去函中央,要求解释令,至今依旧没有回函,导致地方执法窒碍难行」。

 原本含蓄不表态的绿营地方首长也开始「转弯」,台中市长林佳龙先是说要「延长宣导期」,又表示「一例一休缺乏弹性应勇于调整」,最后终于明确说「支持适当修法」;台南市长赖清德亦同样表示,一例一休有很多台南市民反映「若可以透过解释就儘快进行,若没办法,就应该修法」。

 绿营立委已提出修法案,但劳动部说不修法,行政院也说「行政院没有修法草案跟计画,但尊重立委修法权利」。蔡政府却一直不愿开大门、走正道,始则想以解释令变通方式化解,继则要由党籍立委提案修法。但不论哪种方式,我们都反对,因为这不仅无法因应未来趋势,连解决当前问题都谈不上。

 社论认为,以解释令化解一例一休的问题,必然「挂一漏万」,绝非治本之道。绿委提出的修法提案,虽放宽加班计算方式,并引入工时帐户制概念,加班时数也改为核实计算,对劳资双方而言,不失为短期的解套之途,但并不能一劳永逸解决问题。

 一例一休引发的问题,最核心问题点是:一个30多年前订定、目的在管理工厂生产的法令,要适用在21世纪以知识经济、责任制为主流的产业与职场,不但缺乏合理性,也难怪执行起来千疮百孔。尤其在全球劳工法令趋向放宽、更弹性化时,台湾却反向紧缩,劳动市场更僵化,台湾经济岂能期待?

 未制定一例一休硬性规定时,多数企业都能满足员工依法休假的需要,劳、资、社会三方面有一定的共识与互信,各方都未深究《劳基法》是否被精确执行。出现一例一休的硬性规定,各级政府的劳动部门重新盘整法规,社会蓦然发现《劳基法》的过时与不合时宜。企业运作失去弹性。蔡政府把责任归于国内企业长期「不守法」,但向来守法的外资,包括美国商会、欧洲商会等,同样向政府反映一例一休问题必须解决时,「推诿」已破功。

 社论强调,蔡政府要推动「前瞻计画」,真正的「前瞻」是放下面子、拿出担当,承认政策错误,勇于说服终究属于少数的劳工团体,不再以一部过时的《劳基法》,规範21世纪工作型态天差地别的三百六十五行劳工,而要针对不同产业、工作型态、阶级的劳工,根据其职业特性订定专法,给予更大的弹性空间,才是真正的「前瞻」。

 数日前吕秀莲痛责蔡英文,首先就是针对一例一休,说这个政策「几乎没有一个人赞成,为何林全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小英总统不该郑重道歉,修改错误政策吗?」没有错,一个愿意承认错误、调整错误的政府,一个有能力与不同立场者对话、沟通、整合、谋取共识的政府,比一个死不认错、只会嘴硬、假装批评不存在的政府,应能得到更多的肯定与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