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诗歌散文 >中国时报社论修正环保署否决制 是时候了 >
中国时报社论修正环保署否决制 是时候了
2020-04-27
中国时报20日社论--修正环保署否决制 是时候了,全文如下:
 
 立法迄今长达十八年的《环境影响评估法》,据报导最近在行政院内有酝酿检讨改进的呼声。我们认为,行政院勇于面对这个棘手的问题、进而处理问题,绝对是件好事,值得鼓励。台湾有少数基本教义派人士动辄把「环境」做神圣化描述,说环保就是在「保护大地的母亲」,而任何形式的开发都是对母亲的侵害。环保议题一旦上纲到这种地步,则任何讨论沟通恐怕都极为困难。 

 在这样的禁忌之下,万一环评的制度有规範或运作面的瑕疵,那就会使整个社会付出惨重的代价。以下,我们就要从几个面向,来探讨台湾环评制度的问题。 

 一、依据《环境影响评估法》第十四条,任何开发计画在环评未审查通过前,不得进行开发。而该法第二、三条明示,环评审查机关在中央为行政院环保署。前述两个法条合起来,就使环保署对于其他目的事业主管机关的任何开发计画,具有否决权。可是我们遍查日本、美国、德国、新加坡甚至中国大陆的环评法规,从来就没有「环保机关具有否决权」的设计。绝大多数国家的环评,都是由目的事业主管机关自己来做。台湾以环保署为所有开发案件的单一否决机关,确实是全世界各国立法之特例,法制设计古怪,正是造成今日台湾环评问题的根本原因。 

 二、我们在此要强调:世界各国由开发目的事业主管机关自己做环评,不表示「环评弃守」,更没有「纵容开发机关球员兼裁判」的意涵;若真是有此意涵,像德国这幺重视环保的国家,也就不会採取这样的制度。其实,由目的事业主管机关自行做环评,是要落实「环保生根」的理想。我们的经济部、交通部、国科会等单位,原本就该有环境保育与永续生态的理念,也该在各自的开发计画中,融入其环保思维,并以永续发展的判準对各个开发案做自我检查。在概念上,环保理念应该是要内化于各开发主体,而不是由一个外在的环保署拿鞭子频频吓阻。台湾的环保要进步,有必要把当下单一审查单位的否决权,做一番处理。否则,各部会若是习惯于「我负责开发、你负责环评」的惰性思维,那幺台湾的环保绝对还是后段班。 

 三、虽然当前台湾的「环保署否决制」立法怪异已如前述,但是过去十余年来,该法也做出了阶段性的贡献。回忆十八年前在《环评法》立法之际,台湾的许多生产事业确实欠缺环保的概念,其排放、噪音等汙染对其他人造成了伤害。斯时也,台湾有遍地烽火般的环保抗争,与厂商的冲突不断。《环境影响评估法》的制定,算是把这一股社会运动能量,从体制外的纷乱引领至体制内的规範,绝对有其阶段性的贡献。当初,「环评否决权」的设计,或许是当时导引社会能量进入体制不得不然的做法,但是历经近廿年的演变,面对台湾的发展困境,我们当然也应该对环评制度再做一番省思。 

 四、除了现有环评法制本身怪异之外,当前的否决制度亦牵引出一些其他的操作面问题。由于环保署的环评否决是挡下各种开发案的唯一合法机制,故也是基本教义派环保人士尽情发挥、做各种议事拖延、干扰、岔题的最佳演场。这些人加上少数民意代表高姿态的背书,不但常使环评流程冗长,也使环评委员备受压力,难以理性论事。此外,扭曲的环评审查也常因「环境」之定义太广,而使面向包山包海,各项附带条件天外飞来、堆叠累加,更使投资者却步。 

 综上所述,台湾的环评制度虽然在过去廿年有它阶段性功能,但近年拖延审查、民粹干扰、条件滥加等诸多企业批评的流弊,已使得环评成为一般性投资的重大不安变数。这样的变数不止影响产业发展,更影响广大就业,是台湾能否康庄前行的重要待解课题。行政院此次愿意勇敢面对,值得肯定。此外,检讨环评制度是一个不分党派的议题;民进党前主席蔡英文在二○○七年就曾经多次发言直指现制之缺失,而民进党政府法务政委叶俊荣亦曾公开撰文表达当前环评否决制之不当。我们希望朝野都能理性面对此一议题,在最短期间内,对环评法规与运作方式,做出最有利于台湾的修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