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诗歌散文 >中国时报社论倾听和对话 必须周延与务实 >
中国时报社论倾听和对话 必须周延与务实
2020-04-27
总统大选前夕,不能免俗的,马英九总统也出版新书《倾听与对话》,集结他〈治国周记〉的十六个故事。几乎就在同时间,文建会主委盛治仁为建国百年国庆大戏《梦想家》耗资两亿多惹怒艺文界而请辞下台;马政府老农津贴调整政策也在不分区提名人士请命下翻案,从调涨三一六元,到与民进党价码齐平,调高为一千元,马总统并承诺「认真研究」将社福津贴齐头调涨的可能。 

   这三件事貌似不同,有的是对人,有的是为政策,然而,都指向一件事:倾听要更早,对话要更深。更重要的,在倾听与对话之后,做为执政者必须落实于施政,这才是广纳民意的做法,也不至于总是到了事态难于收拾之后,才紧急补破网。 

   无可讳言,内阁阁员在大选前请辞确属非常,在《梦想家》烧钱争议爆发后,盛治仁还积极为政策辩护,却无法抚平艺文界的怒火,这把火一路烧到艺文界发起连署行动,连行政院长吴敦义都公开说,对《梦想家》花这幺多钱他相当惊讶。吴揆的惊讶是否允当,仍有待讨论,却注定盛治仁必须为马政府拚连任而负起政治责任。 

   同样的,儘管早先行政院送立院审议的老农津贴版本,据称已经做过相当周详的研议,然而在选情出现告急,加上新出炉的不分区立委杨玉欣的建言下,才突然出现政策大转弯。而执政党也才发现所端出的方案,很容易被民粹化,会陷入「三一六元怎幺打得过一千元」争议,完全扭曲了原本公平、制度化的好意。问题是,这幺简单的道理。为什幺总要到陷入多方批判后才发现? 

   可以说,如果仓促换了文建会主委,却不改换政府对文化政策的核心思维;已经定案的津贴政策出现大转弯,却不检讨先前政策制定的模式,恐怕类似事件还是会一再发生。 

   例如,政府是否确实倾听到艺文界的声音?特别是针对近几年的文化政策,过分偏重硬体建设,疯园区、飙节庆,重视人潮数字而非文化札根,让建国百年活动沦为超级昂贵的政治秀,缺乏深层艺术价值。艺文界批评的内容非始自于马政府,事实上,全台各县市政府拚命争取预算建馆,却未必有能力在馆内举办足够的艺文活动,也都想破头创造各种「节」,透过「节」的名目吸引人潮带动观光,并凝聚首长的施政评价。 

   针对建国百年的特殊意义,政府既然有心要办一场有别于往年的特殊艺文活动,就得理解活动内容要做到雅俗共赏必然有其难度,这个难度也得透过「倾听与对话」,凝聚艺文界的最大共识,但是很显然并没有。这一次艺文界的怒吼还包括政府承诺文化预算从国家总预算的百分之一点三调高到四,并未兑现;政策性补助不应凌驾经常性补助之上,文化政策应建立长期公开的监督平台和机制等等,都是对于政府欠缺沟通的反弹。 

   然而,尴尬的是政府预算终究有限,文化预算在马政府执政下,儘管年年调涨,但是很难达到最初的承诺,对政府而言有太多与更多数民众更急迫和相关的事务必须处理,随便举例,老农津贴政策急转弯何尝不是在此矛盾处境下的产物。政府岂会不知福利津贴愈多愈好,但是,国家财政能如此无止尽的消耗吗?多少财经学者、甚至前卫生署长杨志良都批评,民粹式的加码只会拖垮财政债留子孙,如果社福津贴每遇选举年都要齐头加码,很难想像预算如何分配?相对弱势的文化预算如何达到艺文界的要求?更不要提年年争取提高总预算佔比的教育与科技预算。 

   「倾听与对话」是要让政府施政有全盘筹画参考,不能只是挖东墙补西墙式的灭火,盛治仁请辞既是政务官负责任的作为,又是为「马吴配」选情止血不得不然的选择,看在内阁其他阁员眼中必然百味杂陈;重要的是,马政府必须深刻的理解问题癥结之所在,否则类似的情况恐怕依旧会发生。